色小說 > 科幻小說 > 黑暗大紀元 > 第七十章 成王敗寇
    座位底下,一群幸存者面目驚恐的抬頭,看到滿地的尸體,一個個身上插著密密麻麻的鋼箭,如同刺猬,死相那叫一個慘。

    這些人恐懼,卻不敢發出一絲聲響,深怕被宰殺了。

    茵茵的媽媽死死的抱住茵茵小姑娘,捂住她的眼睛,俏麗的臉蛋上滿是恐懼的神情,身子瑟瑟的卷縮在座位底下發抖。

    “好狠辣的一幫人。”一個角落里,那位明艷動人的女子眸子閃過一絲驚駭,望著莫達和柳箐箐等人,心里感覺不可思議。

    這群人,大部分人還未成年吧?竟然說殺就殺,一下就射殺了數十人了,簡直不是人,而是魔鬼。

    她臉色凝重,望著一個個手握鋼盾,持著鋼刀上來,一個一個查看尸體,看到沒死的直接補上一刀,砍殺干凈。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驚恐了,一個不敢吭聲,趴在座位底下。

    額!

    其中一個人沒死,卻被一名女生上前,鋼弩對準腦袋就是一箭射殺,干脆利落到令人心寒的地步。

    她的年紀,僅僅十五歲,是一個初中生啊。

    “秦哥,所有人都清理完畢,我們這邊有八個人受傷了,其中兩名女生被子彈打中小腿。”莫達很快回來,提著滴血的鋼刀,匯報了這一情況。

    剛才的火拼,雖然有莫達這些人用鋼盾阻擋,但還是有人受傷,比如腳上被打了一槍,或者臉上被擦傷,其中兩名女生因為被流彈射中小腿而受傷。

    當然,這邊一個個身穿精品的鋼鐵甲,自然防護住了要害,都沒有一顆子彈能打穿防御甲,所以沒有人死亡,當然了,若是穿甲彈就另當別論了。

    “很好!”秦天戈微微點頭,贊了眾人一句,接著臉一轉,雙目直勾勾的盯著手上一直提著的趙坤。

    此刻,趙坤臉色慘白,雙目中盡是不敢相信的光芒,仿佛在做夢。他就是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栽在一群乳臭未干的小子手里。

    出來闖蕩數十年,殺人無數,因他而死的人沒有一千都有八百了,可今天竟然栽在了一群未成年的男生女生手里,說出去同行都要笑掉大牙。

    可他一點都笑不起來,因為,他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你,贏了”趙坤臉色恢復平靜,淡淡的說了一句。

    秦天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語氣平靜,說道:“本來你不用死,但怪只能怪你和你那群手下太目中無人,一見面就用槍指著我們,你侮辱了我,被我們殺了也是咎由自取。”

    聽到這句話,趙坤心里一陣無語,恨不得一槍打爆眼前這個青年的腦袋,實在太氣人了。

    難道看見自己手下死了不該用槍指著他們?難道自己一群手下看到一幫人突然出現不該用槍指著他們?

    “多說無益,成王敗寇,我趙坤沒話說,這一生殺人玩女人、金錢、地位都有了,這輩子足夠了,我會在下面等你。”他說這話時臉上露出一抹猙獰的笑容。

    秦天戈笑了笑,點點頭說道:“不錯,是個人物,既然你不想活,那我就送你一程。”

    “沃艸你”趙坤張嘴就要大罵,誰他嗎不想活了?只可惜他話沒罵完,就被秦天戈提著來到了車廂門前,打開了車門。

    “好走,不送!”隨手將趙坤提出了火車外,手掌微微用力一擰,咔嚓一聲捏碎了他的脖子,接著像扔垃圾一樣丟出去。

    做完這些,輕輕關上車門,秦天戈轉身回到了車廂里,來到了那位一心恐懼不安的明艷女子面前。

    “你,要殺我?”那女子忽然平靜下來,恐懼沒用,既然對方想殺她,那就不可能逃出去。

    至于抓人威脅?開玩笑,看看那群初中生,一個個強得不像人,她看見那群女生,一手一個提著那些大漢的尸體,好像毫無重量一樣輕松。

    那還是初中女生?這一幕顛覆了她的內心觀念,覺得這群人就是一群披著人皮的惡魔,太恐怖了。

    “告訴我你的名字,我要的是真實的名字。”秦天戈雙目盯著對方的眼睛,一字一句問出來。

    他一開始沒覺得,但此刻忽然發覺,這個女人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見過的一樣,記不起來了。

    “我沒有名字!”誰知,這女子說了一句,目光坦然的跟他對視,一點都不慌張,很平靜。

    她確實沒有名字,殺手,只有代號,沒有名字。而她,恰恰是一名國際殺手,本來是來華夏執行任務,但沒曾想遇到世界末日。

    “琪琪,你們盯著她,一旦她有什么不對立刻殺了。”

    看了她許久,秦天戈忽然開口,說出了一句讓這位美女殺手心寒的話來。

    隨著他話音剛落,就見一名身材性感的女孩上來,身背著一把巨大的戰刀,手上提著鋼弩,面色清冷,雙目中不斷閃爍著一種殺戮的光芒。

    “這女人是個殺人瘋子!”這是美女殺手第一感覺,一眼就看出來琪琪是一個瘋子。

    看到這,她心里有些崩潰,這都什么人啊,一個比一個駭人,她們還是人嗎?

    秦天戈吩咐了琪琪后就不再理會這個女人,而是轉身走進了第一節車廂,此時莫達等人已經進入這里搜索殘余的坤哥手下。

    “秦哥,發現兩個坤哥手下,他們想要引爆炸藥,被我們及時趕到阻止并擊殺當場。”莫達看見他到來,立刻上前匯報了這一情況。

    秦天戈瞇著雙眼,來到第一節車廂,這不是車頭駕駛艙,而是第一節豪華車廂,里面躺著兩具尸體,看起來是坤哥的人。

    旁邊,一堆的手雷和炸藥,還好沒有被他們炸掉后面的車廂,否則秦天戈他們就會很麻煩。

    隨手收起這些炸藥和手雷,秦天戈走進了列車駕駛艙,大門早就被坤哥等人毀壞,里面有兩個人,一男一女,中年男人正是列車長。

    而那名女子,年輕貌美,身材性感,穿著一身職業裝,是一位乘務員。兩人看到秦天戈進來,面色緊張,因為剛才一陣槍聲讓他們很緊張。

    意外的是,來的不是坤哥,而是一位身穿黑色古代鎧甲的青年,英俊的臉,滿是剛毅,雙目透著無盡的深邃,讓人忍不住沉迷進去。

    “好帥!”美女乘務員看呆了,從來沒看過這樣帥氣英武的青年,心里忍不住犯花癡。

    “你好,我是列車長,我叫費常平。”中年列車長首先對著秦天戈打招呼,自我介紹了一番。

    “列車長你好,我姓秦,叫我天戈就好了。”秦天戈笑著回應,沒有擺臉色。

    美女乘務員清醒,大方伸出手,甜笑道:“你好,我叫對巫心蘭,是這里的乘務員。”

    “對了,坤哥那些人”巫心蘭這位美女乘務員醒悟過來,開口問了一句,最后的話卻說不下去,有些怕怕的。

    “都被我殺了!”輕飄飄飄的一句話,毫不在意的神情,仿佛說的不是人,而是殺了一群雞鴨魚一樣簡單平淡。

    驚悚!

    這話嚇到了列車長和那位名叫巫心蘭的美女乘務員一臉驚駭,不敢相信的望著他。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 平特一肖方法 小金棋牌娱乐 股票k线图基础知识 欢乐棋牌斗牛游戏规 通达股份股票趋势 豪利棋牌免费领取 股票大盘实时走势图 弈棋耍大牌申城棋牌 赤峰黄金股票股吧 上海天天彩选四 北京赛车pk拾走势图app 十个在家最挣钱的工作 黑龙江p62 一波中特10000准 福建36选7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钱龙捕鱼怎么玩才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