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科幻小說 > 黑暗大紀元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凌紗
    正待轉身,秦天戈卻停下,舉起狙擊槍對著那邊的別墅,從狙擊鏡夜視功可以清晰看見,那個被男友挖出眼珠子的女孩正摸索著走到陽臺。

    那個女孩雙手扶著陽臺邊緣,身子有些單薄,在晚風中瑟瑟發抖,俏臉上滿是血跡,特別是緊閉著的雙眼,血水止不住的留下來。

    她一臉木吶,嘴唇動了動,像是在說話,因為太遠而聽不見,不過秦天戈卻能從她的唇語中懂得她在說什么。

    “謝謝,謝謝你救了我,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還是要感謝你讓我報了仇,來世做牛做馬再報答你的恩情!”

    女孩在那里自言自語,其實是在感謝秦天戈,雖然不知道對方在哪,可她卻清楚是對方救了自己。

    若非對方在關鍵時刻用槍打斷了趙德天的雙手雙腳,她很可能會被凌辱致死,連死都不得安生。

    “她想自殺?”

    秦天戈喃喃一句,果然就看見那個女孩竟爾緩緩爬上陽臺,看情況是要準備跳樓自殺。

    他抬起頭,隱隱約約能看見那個爬上陽臺的女孩,張開雙手,臉上浮現著一種輕松和解脫,想要以死來減輕她內心的痛苦。

    “永別了,世界永別了,恩人”女孩喃喃一句,身體微微一動,做出了跳樓的動作。

    嗚!

    就在此時,一陣尖銳的呼嘯聲傳來,空氣像是被什么東西給刺穿割裂了,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只聽“鏗鏘”一聲,女孩身體一頓,感覺一股風浪從身邊沖過,有東西狠狠的盯在了別墅的墻壁上,深深貫穿其中。

    那是一桿鋼槍,是從女孩對面的千米外的一棟別墅飛來的,而且,鋼槍尾部還綁著一條粗大的繩子。

    此時,別墅對面,秦天戈在頂樓綁住了那根繩子,而后取出掛鉤沿著繩索一躍而下,身體快速的滑了過去。

    千米距離一瞬而逝,轉眼間,秦天戈輕巧的翻身落在了對面別墅的陽臺上,正好距離女孩不足一米遠。

    “你就這樣想尋死?”剛一到,秦天戈就對著那名失去眼睛的女孩輕聲問道。

    這名女孩雖然看不見,但本能的感覺到有人出現了,一聽到這句話就在身旁,頓時嚇得她腳下一滑,身體傾倒掉了下去。

    還好秦天戈眼疾手快,直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毫不費力的提了起來。

    “剛才那種死亡的感覺怎樣?”放下驚魂未定的女孩,秦天戈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女孩臉蛋很圓,一頭短發,看起來英姿勃勃,有種干凈颯爽的女漢子風范,只可惜像是失去了生機,一臉木吶的表情讓人看著很不舒服。

    她坐在地上喘著粗氣,平復下猛烈跳動的心臟,回想著剛才那掉下去的一瞬間,那種死亡的感覺讓她窒息,真的很可怕。

    “為什么救我,讓我死了一了百了,我這樣的廢人活著有什么意義?況且,外面世界都變了,像我這樣的瞎子根本就活不下去。”

    女孩雖然感激秦天戈救她,但心里的悲和苦只有她自己知道,一個瞎子怎么在殘酷的末日下生存?

    “誰說瞎子不能在末日里活下去?”秦天戈看了看她那絕望欲死的表情,忽的輕聲說了句。

    其實他自己都不敢肯定,可女孩卻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像是從深淵里看到了一縷希望。

    她豁然抬頭,緊閉的雙眼面對著秦天戈,神情極度渴望。她喃喃道:我真的可以活下去嗎?”

    “當然可以,如果你有強大的力量就能活下去,甚至,未來還有可能重新再看見光明,也許你的眼珠能重新生長出來也說不定。”秦天戈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說了句。

    他心里思考著,興許還真的有這個可能,不說末日里各種稀奇古怪的寶物,就說他自己左眼就被一只詭異的眼珠代替了。

    “真的?我可以變的強大起來嗎?我能戰勝那些喪尸,那些可怕的變異生物嗎?”女孩死灰木吶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縷驚喜和期待的神色。

    秦天戈想了想,又看了看她一臉死灰的表情,心里做出了一個決定,終究是不忍心拒絕一個渴望強大起來的人,即便她是個殘疾人。

    “我叫秦天戈,你叫什么名字?”秦天戈心思一動問道。

    聽到這話,她才恍然記得沒有介紹自己:“我叫凌紗,一個瞎子,一個蠢女人。”

    她說這話時帶著自嘲,死氣沉沉的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以前的那個青春靚麗,活潑可愛的她已經死了。

    自從被自己的摯愛男友親手挖出眼珠后,她整個人就死了,包括心也死了。

    若非秦天戈是她救命恩人,也許凌紗都不會跟他說話,甚至理都不會理。

    看他這樣子,秦天戈暗暗搖頭惋惜,好好的一個姑娘,就這樣被弄成這樣,真是作孽。

    “等等,你剛剛說你叫什么?”秦天戈忽然一動,盯著凌紗又問了一句。

    “凌紗!”凌紗低著頭,咬著牙吐出兩字,雙眼里還有血水流淌下來,滴答滴答的滑落,面色因為痛苦和失血顯得慘白無比,眼睛的強烈痛苦讓她忍不住蹙眉,貝齒緊咬住嘴唇忍著。

    “凌紗凌紗好熟悉,好像在哪聽過,怎么想不起來了呢?”秦天戈眉頭深蹙,喃喃自語著,努力回想,可是就想不起來。

    “算了,也許是忘記了。”秦天戈搖搖頭,將這股疑惑拋之腦后,想不到就不想。

    “這個你拿著,喝下它你就能變得更強,未來能否成為強者,那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秦天戈說著取出了一支試管交給凌紗,正是一支淬體藥劑。

    凌紗愣愣的接過藥劑,緊緊的抓在手心,雙手都忍不住微微顫抖,心里有些激動。

    “謝謝!”凌紗輕輕道了聲謝謝,冷淡的語氣給人一種巨人千里之外的感覺,秦天戈也沒在意。

    畢竟任誰受到這樣的遭遇和打擊后都會變,凌紗還能跟秦天戈說話那是因為對方是她的救命恩人。

    看著臉上表情越來越冷淡的凌紗,秦天戈暗暗惋惜,一個本來充滿青春活力的姑娘就這樣被生生變成了另外一個極端。

    “我先休息了,明早我還要趕路。”

    秦天戈打了一個哈欠,不等凌紗回話就轉身走入別墅,將那死去的趙德天尸體直接扔出別墅外給變異生物吃掉。

    陽臺上,只留下凌紗獨自一人站在寒風中,單薄的身子瑟瑟發抖,還流淌著血水的雙眼,顯得有種異樣的凄美。

    “謝謝”晚風中,一句輕聲的呢喃傳來,漸漸熄滅,對于凌紗來說今天就是她最黑暗,最絕望的一天。

    不過,在她跌入絕望的深淵時,卻出現了那么一個人,給跌入深淵的她帶來一抹希望之光,讓她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那個人,就是秦天戈!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 免费网络赚钱 四肖八码精选免费资料 打麻将技巧视频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1准确 麻将连连看规则 意甲什么时候开始 推倒胡打麻将必赢技巧 股票交流微信群二维 四平麻将吉祥棋牌? 体彩福建22选5奖金 一码大公开 江西多乐彩前三直选开奖 平码公式破解 规律 下载东北麻将免费 股票软件哪个好 二分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