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科幻小說 > 黑暗大紀元 > 第兩百六十五章 中央的決定
    京城,華夏最高軍事指揮中心,一群將領正站在一個大屏幕上靜靜的看著。

    “首長,這是無人機最新探測傳來的影像。”一名通訊兵指著屏幕上的畫面介紹起來。

    只見,畫面上播放的視頻,正是無人機現場拍攝的畫面,一座巨大的鋼鐵基地,城墻高達五十米。

    基地外,密密麻麻的喪尸成群結隊,仿佛一支支喪尸大軍,整齊的朝著基地涌去。

    那是深市蓮花山基地,被一架無人偵察機拍攝傳輸回京城,讓這群華夏軍方最高將領看見了。

    “你們怎么看?”

    一群將領里邊,為首的一位年過五十的將領淡淡開口,國字臉,不怒自威,有著一股殺伐果斷的沙場氣質。

    他是目前華夏京城軍方中央最高將領,辰國東上將,總領京城軍事防務。

    “首長,深市警備區的老陳早已經密電發來信息,提過這個基地,看情況還真的不一般啊。”一名五十多歲的老中將蹙著眉頭說道。

    眾多將領看著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喪尸發動了進攻,基地方面,城墻上沾滿了人,一支支戰斗團隊投入戰斗。

    這是喪尸圍城,無人機現場拍攝的,讓在場諸多將領面色嚴肅,看著屏幕上的畫面。

    “老夏,你怎么看那位年輕人?”辰國東忽然回頭,問了邊上一位老者。

    此時,旁邊一直不說話的一位老者抬頭,看著屏幕,那一道特別顯眼的白色身影,那是一只白虎,騎在白虎上的正是秦天戈。

    這位老者身穿軍裝,面帶滄桑,雙目中精光閃爍,精氣神十足,他就是是京城軍事副總參,夏銘中將。

    “秦天戈,男,二十二歲,自小在孤兒院長大,初中畢業”

    一份信息被念了出來,都是秦天戈的詳細信息,是從國家人口資料庫里調集出來的查到的。

    其詳細程度,甚至連做過什么都記載得清清楚楚,很普通的一個人,卻讓華夏最高上將眉頭緊蹙。

    此時,只聽夏銘中將輕輕開口,說了句:“這個年輕人不簡單,能在短短時間內建立起這樣一個龐大基地,可以說連我都吃驚了。”

    “那你怎么看待這個年輕人的那個請求?”辰國東語氣嚴肅的詢問這位總參。

    夏銘輕輕搖頭,說道:“我看不出他有什么意圖,說得好聽是向我們靠攏,但誰都不清楚這樣從亂世中崛起的年輕人到底是個什么想法。”

    “有這份心是好的!”辰國東淡淡笑道:“至少他不排斥我們,如今世道詭異多變,我們需要這樣的年輕人來做個榜樣。”

    “可他的要求是上將,豈不是跟老辰你平起平坐了?他野心是不是大了點,若是養了一只白眼狼就不妙了。”總參夏銘則有不同意見。

    他看過陳武發來的密電,上面清清楚楚告知深市情況,還簡單的說了秦天戈的事情,最為重要的是附上了秦天戈的一個請求。

    什么請求?就是要一個高級將領軍銜,而且一開口就是上將,自然讓京城中央軍方高層有些不滿。

    你區區一個毛頭小子,竟然口氣大到沒邊,開口就是上將,真當華夏軍方高層這里是你家?

    辰國東指著屏幕,說道:“你再仔細看看,想想剛才他的一番話,再看看現在基地里的一百五十萬官兵和一百多萬幸存者,看看他們此刻的表現你就知道了。”

    一眾將領認真看去,回想剛才那驚天動地的吼聲,那一聲“人在旗在”的口號,仿佛就是在宣誓。

    沒錯,剛才那一聲“人在旗在”就是一種宣誓,死士捍衛國之尊嚴,國旗就是一個國家的臉面和尊嚴。

    一個普通人就這樣宣誓去做了,那一百五十萬官兵呢?他們身為華夏軍人,有自己的榮譽和使命,更有自己的驕傲。

    你一個普通人都能這樣誓死捍衛國旗,那么,他們身為軍人怎能自甘落后,是以,所有軍人都被激發出了那股拼死作戰的意志,就為了那一桿殘破的國旗屹立不倒。

    “他是想掌控那支軍隊,這個年輕人的心是很大,但他卻有著這份能力,唯一缺乏的就是一個正統的軍方身份。”辰國東喃喃的說出了這句話,基本猜測到了秦天戈的想法。

    夏銘忽爾一驚,恍然道:“怪不得他開口就要上將軍銜,而且還是中央軍委會直接授予冊封的正統上將,真正能號令全軍的軍職。”

    “那一百五十萬本該裁減的士兵,就是他提議帶過去的,這年輕人似乎早有計劃,我們必須認真對待這個人。”辰國東說出自己的想法和認識。

    秦天戈,從末日之初就開始崛起,在短短時間內建立起一座龐大的基地,可以說他必然有著過人之處。

    “那,冊封?”夏銘心里總感覺不踏實。

    華夏歷來,從沒有這樣臨時任命,臨時冊封將領,甚至算是臨危受命也不為過。

    一旦中央軍委這邊同意冊封,那么秦天戈就是一位真正意義上的華夏軍方將領,高級上將。

    “封!”辰國東直接拍板,他說道:“我們需要這樣的人才,不僅要封,還要派一架運輸機空降一批武器裝備過去,支援深市。”

    “順便,讓老陳在那邊看著這個年輕人,當做是觀察和指導。”辰國東做出了決定。

    很快,命令下達,京城空軍機場立刻有一架大型運輸機快速起飛,朝著深市方向開去。

    飛機上裝滿了一大批武器彈藥物資,是京城援助深市,上面還有直屬中央軍委機構的冊封命令委任書

    深市,蓮花山基地,無數喪尸攻城了。

    吼嗷!

    群尸亂舞,瘋狂咆哮,一只只喪尸開始沖向城墻,要疊尸墻爬上高達五十米的鋼鐵城墻。

    但是,迎接它們的是密密麻麻的子彈和弓箭,一場基地保衛戰就這樣拉開了序幕,戰爭開打了。

    開戰僅僅十幾分鐘,五十米高的城墻就被無數喪尸疊尸墻爬了上來,硬生生由喪尸堆積成一條通道涌上基地。

    砰!

    秦天戈其著白虎,一戟掃飛了數只喪尸,忽然目光捕捉到頭頂飛過的一道小小影子。

    嗯?

    此時,騎著白虎的秦天戈若有所覺,豁然抬頭,正好看到一架小型無人偵察機掠過頭頂,引起他的注意。

    仔細一看,那是華夏軍方的無人偵察機,秦天戈心里稍微一思索,立刻明白這架無人機的來歷。

    “直屬軍方的無人偵查機,是中央京城的嗎?”秦天戈看著不斷盤旋上空的無人偵察機,心里不禁猜測它的來歷。

    仿佛發現了秦天戈看到無人機,那架盤旋的無人機忽然做出了一個俯沖架勢,直接飛到了秦天戈頭頂十米,嗡嗡的盤旋過去,轉了兩圈,好像在打招呼。

    “呵,是京城的那位嗎?”秦天戈笑了,對著無人機的拍攝屏幕揮了揮手,輕輕敬了個標準的軍禮。

    京城,指揮中心,辰國東、夏銘等老將紛紛驚訝,看著畫面上對著他們敬禮的秦天戈,一個個面面相覷。

    “很有意思的一個青年,老辰,你家孫女有福了。”夏銘突然悄聲笑著說了這句。

    辰國東面色不變,什么都沒說,但嘴角的笑意忍不住露了出來,隔著屏幕,靜靜的看著那個青年,想起自己那個正在海市打拼的孫女曾經提過的一個人。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 三分彩开奖查询 闲来广东麻将推倒胡 李逵劈鱼原理 福建麻将有金的规则 fg美人捕鱼规律 明星三缺一2002手机版安卓 精选24码期期准全年无错 国标麻将规则 腾讯欢乐捕鱼怎么和好友玩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下 2019半波中特免费公开 黑龙江省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麻将入门与实战技巧 怎么玩转股票 三期内必开一期香港 博乐填大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