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都市小說 > 鄉野村官 > 第424章 酒局
    周同告辭離開,到了漁江飯店的時候,唐紹軍和朱道和等人,已經等在這里了。

    周同看了一圈,沒有看到魏春江,微微有些失望,不過這也無所謂了,各人有各人的追求嘛。

    周同跟唐紹軍握了一下手,笑著道:“老唐,咱們吃飯歸吃飯,這頓飯,可不許報銷啊!”

    唐紹軍趕緊道:“怎么可能呢!”

    “這位是……”

    周同看了看唐紹軍身后的那個中年人。

    “周局,我介紹一下,這位是分局的政委,朱道和同志!”

    朱道和趕緊上前,熱情地跟周同握著手。

    握手之后,唐紹軍伸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周局,咱們里面請吧!”

    三人剛要往里走,后面便傳來一個爽朗的聲音,“周局,唐局,朱政委,我沒來晚吧!”

    魏春江快步走了過來,胖臉上盡是笑瞇瞇的表情。

    其實他早就來了,只是一直都在不遠處沒下車,一直看到周同到這里,而且還要進去,這才匆匆地趕了過來。

    魏春江的出現,倒是讓周同稍松了口氣,如果不是實在無人可用,他也不會費盡心力地,去拉擾魏春江,簡直就是矮子里拔高個。

    “魏老哥,你這是掐著點來的呀!”周同笑著道。

    有魏春江的加入,他的工作還能輕松不少,畢竟,借助檢察院還有紀委,來整頓市局,也是可以的,可畢竟是外面的部門,很容易引起大量的怨言,讓自己成為公敵。

    如果是內部的督察部門,那就不一樣了,屬于娘老子打孩子,有事關起門來,自己處理自己的,至少,還能少丟點人,效果是一樣的,只是多了一層,遮羞布而已。

    魏春江這位督察支隊的隊長,突然出現在這里,讓唐紹軍的心里微驚。

    雖說誰都知道,督察支隊現在就是一個擺設,可是,清江縣局的事件當中,周同卻啟用了這個局內的刀子,現在魏春江突然出現,讓身在系統內的唐紹軍,心跟肝都一起顫了起來。

    周同笑著道:“這位是督察支隊的魏春江支隊長,魏隊長可是很難請的,我請來蹭頓飯,老唐你不介意吧!”

    唐紹軍能介意個屁啊,這里頭要是沒什么事,他都敢把牌匾吃了。

    唐紹軍趕緊把人往里請,只是心里還有些犯嘀咕,這頓飯,可是給柳影路派出所,那兩個不成器的東西說情,魏春江這個督察隊長突然來了,這事,似乎要有變數啊。

    到了包間,主賓落坐之后,政委朱道和,就成了侍候局的,挨個倒茶奉承著。

    周同轉著手上的茶杯,淡淡地道:“老唐啊,我知道你請我吃飯,肯定是有事的,咱們不妨把話說在前頭,免得一會,吃點喝點之后,這些事就不好說了!”

    唐紹軍沒想到,周同竟然這么直接,而且連商量的余地都沒有。

    但是周同已經說了,他自然不能再退了,反正有他這個副局在這里,真要是收拾柳影路那兩個不成器的東西,也用不著,把魏春江找過來。

    唐紹軍一咬牙道:“既然周局這么說了,那我就直說吧!”

    周同笑道:“也好,正好魏隊長還在,可以做個見證嘛!”

    魏春江根本就不知道,他們之間是什么事,自己只是來蹭個飯,順便向周同,表明一下自己的立場,這怎么稀里糊涂地,就當成了見證人呢,偏偏還沒法走。

    唐紹軍道:“周局,您看,柳影路那坦克,能不能高抬一下貴手?給同志們一個改過的機會!”

    “就這事?”周同問道。

    “是,就是這個事,之前我跟老朱也商量過了,從明天開始,整個新雨區分局,將開展整頓行動,用最嚴格的紀律來約束自己。”

    朱道和見周同的目光望過來,趕緊補了一句,“周局,我跟唐局已經商量好了,往后,你的手往哪指,我們的槍,就往哪打!”

    朱道和這是在表忠心了,唐紹軍也重重地點著頭,心中卻滿是苦澀。

    形勢比人強,不得不低頭啊,他們兩個一致認為,周同抓住柳影路派出所的事,并不僅僅是一個派出所的事,而是將槍口,直指分局,他們兩個想把好日子過下去,就不能對此視而不見。

    周同點了點頭道:“既然你們已經下定決心了,那我也沒什么好說的,我就來個錦上添花吧,我聯系電視臺,對你們的整改工作,做全方位的跟蹤報道,魏老哥,監察支隊在監管方面,也是行家了,還需要你來把關才行啊!”

    魏春江終于明白,自己來不是干蹭飯的,立刻道:“明白,周局,我一定會按著你的要求,嚴格要求!”

    唐紹軍小心地道:“周局,柳影路派出所的顧立寵和黃成磊,想當面向您道個歉……”

    周同一擺手道:“道歉就沒必要了,干好工作就行了,不過同志們既然來了,就別空著肚子回去,坐下來一起吃點嘛!”

    周同的長袖善舞,圓滑處理,倒是讓唐紹軍長出了口氣。

    魏春江心中暗道,之前還是小看了這位周局長啊,還以為,只是憑著一股愣頭青的勁,橫沖直撞呢,現在看來,分明是官場老油條,才有的圓滑啊,這倒是讓他更加放心了一些。

    沒一會,顧立宏和黃成磊進來了,點頭哈腰地打了一圈招呼。

    周同擺了擺手道:“好了,我也不太苛責你們,大家干工作都不容易,但是,并不代表,這一次就要揭過去了!”

    周同的話,讓顧立宏和黃成磊的臉色大變,滿臉都是苦色,正欲求饒的時候,周同接著道:“你們想要翻篇,也可以,但是拿出成績來,如果柳影路,能夠成為雨湖警界的一個標桿,你們那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

    身在官場,最難的是什么?不是工作能力,也不是關系背景,而是理解領導的意圖。

    現在周同說得這么明白,把意圖都擺出來了,如果顧立宏和黃成磊仍然做不到的話,就活該回家吃自己的黃米飯去。

    唐紹軍和朱道和等人也想明白了,這位周副局長,是想從新雨分局,造勢破局了。

    周同并沒有急切,而是先從縣,然后再到區,至于局里,他根本就沒動,只是拉了魏春江,這個不甘心的督察支隊的隊長而已。

    放下負擔之后,在幾個人熱情的相勸下,周同也確實喝了不少的酒,散去的時候,唐紹軍張羅著,要送周同回去。

    周同擺了擺手,自己打了一輛車,看到他離開,其它人才相繼散去。

    周同坐著出租車,在經過一段顛簸路段之后,這胃里,也翻江倒海起來,趕緊招呼司機停車,付了車費,下車走走。

    可是這夜里寒風一吹,酒意上頭,再也忍不住了,扶著路邊的樹就嘔吐起來。

    吐完了之后,頭腦也清醒了,胃里也舒服了,也不再打車了,沿著街道往下走,準備看看哪里還有開業的面館,吃碗拉面,或是喝口熱湯,暖暖胃。

    剛剛走過一條街道,路過一個銀行自助提款機的時候,就看到里,人影綽綽。

    這本來就是一個存取款的地方,有人影晃動,本來就不正常,周同又是當警察的,觀察力和警惕性不缺,正何況,路邊還停著一輛,十分顯眼的寶馬轎車。

    到了門口,便聽到里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大哥,兩張卡只能取四萬,里頭還有十幾萬呢!”

    “瑪的,就這么放過太可惜了,走,把她帶走,扣上幾天,等錢都取完了,再把她放了!”

    “嘿嘿,這娘們兒又白又嫩的,干起來肯定爽,咱哥幾個也能好好玩上幾天了!還能省點找小姐的錢!”另一個人,帶著淫意地笑道。

    女人的嘴被捂得嚴嚴實實,只是發出唔唔的地低叫聲。

    然后門開了,先是一雙把腿顯得修長的長筒靴,然后便是黑色絲襪,這大冷天的,就穿這么薄的絲襪,也不嫌冷,說來也是,出門就開車,也冷不到哪里去。

    周同趕緊閃身到陰暗的角落里,小心地打量起來,他根本就沒有想過報警,以雨湖市警方的作為,報警之后,半個小時能出警,已經是老天爺保佑了。

    兩個粗壯的男人,挾持著一名女子出來,看到他們的手上,只是拎著鐵棍還有一把錘子,這才稍稍地松了口氣,至少不是那種,持槍搶劫的悍匪。

    “喂,別急著走啊,見面怎么也得分一半吧!”周同從陰暗的角落里走了出來,向他們招了招手道。

    “你……”

    周同的突然出現,嚇了那兩人一大跳,下意識地橫著鐵棍,擺出防御姿態來。

    周同揚了揚下巴道:“搶了錢也就算了,現在連人也要搶走,江湖不是你們這么混的!識相的,把人放開,我讓你們走!”

    那個漢子用鐵棍指著周同,一臉戾氣地道:“喝點逼酒,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想英雄救美是不是,小心把自己的小命也搭進去!”

    這漢子說著,甩著鐵棍,就向周同大步而來,要是不把這個醉鬼搞定,他們還真別想把人帶走,一想到卡里還剩下的十幾萬,怎么也不甘心。

    周同雖說喝了不少酒,可是剛剛吐完,頭腦正清醒著,身手還在。

    當這個漢子,掄著棍子沖上來的時候,周同就看出來,只是一個空有蠻力,應該是頭一次做案的菜鳥,打架斗毆還不如街頭的小混子。

    周同一個墊步,向前沖了一步,一腳重重地踢在他的膝蓋上,直接就將他放翻在地,鐵棍也撒手,滾出老遠。

    那漢子一個骨碌爬起來,調頭就跑,另一個漢子見狀,顧不上那名女子,轉身也開始跑,周同抄起鐵棍,追了兩步,一棍飛出,將后跑的那個漢子,砸了一個跟頭,拎在手上,裝錢的胸包也滾落在地。

    正要撿錢的時候,卻發現周同已經追上來了,菜鳥心虛,哪里還顧得上錢,爬起來撒腿就跑。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 app模拟炒股软件 吉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十一选五乐选玩法奖金对照表 手机中彩网下载 安徽11选5分布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 彩票开奖查询内蒙快3 股票指数期权概述 河南快三投注技巧 中国股票交易规则 黑龙江福彩36选7中奖规则 配资渠道规范佳永配资 全国最大的快3投注平台 七星彩500走势图带连线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前十名 排列五跨度金木水火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