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都市小說 > 靠近美女市長:權力鴻途 > 【270】播種技術好
    然而,王潤寶并沒有得逞,只是撲到了黃蕓芬的身上,還來不及分開她那雪白的美腿,他便中招了。

    因為劉常宏給黃蕓芬發完信息之后,便再一次爆發。他迅速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再次踏著陽臺一路飛縱,無聲地落在黃蕓芬的陽臺上,悄悄潛進了臥室里。

    那時王潤寶正是想行那邪惡之事,集中注意力在黃蕓芬的身上。劉常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掠到了王潤寶的身后,抬起右手就是一掌拍下去。

    脆然一聲“啪”,王潤寶后腦中招,“呃”然一聲,赤裸的身子一下子趴在了黃蕓芬的身上,昏了過去,失去了知覺。

    劉常宏站在床邊上,冷冷地笑了笑,道:“無恥的王書記,想迷奸我的女人嗎?沒門兒了!”

    接著,劉常宏到黃蕓芬的書房里找來透明膠布,將王潤寶雙眼和嘴粘蒙上,然后捆手又捆腳。

    搞定之時,王潤寶還在昏迷之中,劉常宏將他扛起,拿了他的衣物,悄悄地出了黃蕓芬的宿舍,從后院墻翻了出去,落在無人的巷子里。當然,王書記的公文包和那幾份文件,劉常宏房間留在了黃蕓芬的客廳里。

    那時夜風涼,倒是讓赤裸的王潤寶醒了過來。可他看不見,吼不出來,只能在劉常宏的肩膀上掙扎著,嗓子里“唔唔”不斷。

    劉常宏抄著近路,將王潤寶送到了長隆縣委院子那邊,而且還翻后墻進去。那時,辦公樓里已經沒有燈光了,但他視力驚人,把王潤寶放到了縣委常委會的會議室里,然后將他的衣服褲子丟到了長繭桌上,關上門,離去了。

    劉常宏不多時回到了黃蕓芬的宿舍里,看著床上昏睡中的她,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低聲自語道:“蕓芬,要不是我及時回來,今夜你就被王潤寶給污了身子了。”

    說完,劉常宏脫了自己的衣服褲子,去洗了個澡,然后才回到床上,抱著迷睡中的黃蕓芬,開始了激情時刻。當然了,黃蕓芬雖然中了王潤寶的迷藥,但原始的生理反應還是有的,流水滾滾,讓劉常宏挺爽……

    三個小時后,劉常宏爆發了出來,精神頭十足。而黃蕓芬還居然有過三次美妙的巔峰之狀,這也太神奇了。不過,她還沒有醒來,還在深睡中。

    劉常宏起床來,拿過黃蕓芬的手機,刪除了自己打過去的來電記錄和發來的信息,給黃蕓芬留了張字條,說明了一切情況,然后才去反鎖了外面的門,又回來反鎖了臥室的門,才從陽臺原路返回去睡覺了。他相信黃蕓芬醒來后,一切明了,自然知道怎么辦的。

    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劉常宏又洗了個澡,才躺在床上,拿出自己拍的視頻看了看,不禁冷冷地笑了。他媽的,陳小松、王潤寶,你們在長隆最好是規矩一點,要不然老子要你們好看!

    劉常宏想了想,從床上爬了起來,打開了電腦,連接手機,一陣操作起來。嘿嘿,他得把這些視頻給好好保留起來,然后把手機里的刪除了。

    做完這一切,劉常宏才安心地在床上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黃蕓芬醒來已是早上七點的了。她猛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好像王潤寶到宿舍來找自己談幾個文件,兩人喝著茶聊著,聊著聊著就感覺有些昏沉,然后王潤寶這個書記就有點邪惡乎乎的,動手動腳,自己沒力氣,然后很快就不知道什么了。

    想起這個,黃蕓芬再看看自己赤&裸的樣子,甚至某個地方里面好像還有什么液體,頓時明白了什么。她真是羞怒萬分,氣得落淚,忍不住怒斥而語:“王潤寶,你這個王八蛋!衣冠禽獸!你居然如此下作……”

    可是,黃蕓芬看見了床頭柜上有一張字條,寫滿了字。她馬上將字條拿過來,看了起來。

    待到看完時,黃蕓芬突然哈哈大笑了一陣子,眼淚長流了。她的心是幸福的心,淚水是幸福的淚水啊!要不是劉常宏回來了,自己清白就不保了啊!可惡的王潤寶,你這個王八蛋被劉常宏戲耍了吧?你他媽現在還得在那會議室里呆著了吧?哼哼,今天下午的縣委常委會,會很有意思吧?

    當即,黃蕓芬連澡都顧不上洗,便拿起手機給劉常宏打了個電話過去。這時的劉常宏還在床上睡得正香呢,但還是迷糊著睜眼,看見是黃蕓芬來的電話,便接通了,道:“蕓芬,醒了?”

    “嗯,醒了。常宏,謝謝你啊!要不是你,這事情都不知怎么辦才好了。”

    “呵呵……沒事沒事。我也沒有想到他是那樣的人。你別有什么心理負擔,從現在起,王潤寶他不敢在長隆掀什么浪的。”

    “常宏,我懂。有你在,我哪里有什么心理負擔呢?今天下午縣委常委會,王書記的情況恐怕不會很好。”

    “呵呵,他是自己找的。敢打我女人的主意,就他媽是這個下場。不作,就不會死”

    黃蕓芬聽得好開心好幸福,道:“常宏,你真好。”

    “呵呵……你是我的女人,我當然得對你好,誰也不許打主意!”劉常宏笑了笑,然后又認真道:“這個王潤寶,膽子也太肥了。盧書記一直很希望我們長隆能夠黨政和諧,沒想到王潤寶卻如此辜負他的厚望啊,我真替他感到難過。”

    “唉,這也是啊!不過,常宏,沒事兒的,只要現在長隆能正常高速地健康發展,這種人渣料想也存在不了多久的。咱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嗯。當你成了長隆書記,我做了縣長時,黨政一定會和諧,甚至和諧到床上。”劉常宏點點頭,說著就邪惡起來了。

    黃蕓芬聽得嬌嗔起來:“啊呀,你這個家伙好壞啊!我現在下面還有些粘粘的,都是你的孩子們啊!不跟你講了,我得洗個澡去了。一會兒還得處理王書記的公文包什么的呢!”

    劉常宏哈哈一笑,道:“好好好,蕓芬,你先洗去吧!昨天晚上可真是把我累壞了啊,你就是溫暖的睡美人,真帶勁兒!”

    “去你的,壞東西。我掛……哦,我不能掛啊,虞姐生了吧?給你生個啥了啊?”

    “嘿嘿,生了兩個很漂亮的雙胞胎兒子呢,母子平安、健康!”

    “哎呀我的常宏啊,你可真是福氣好啊,五個孩子了啦!你也真厲害,清姐和虞姐都是雙胞胎呢!”

    “那是,咱這播種的技術高唄?”劉常宏有點得瑟地笑了笑,道。

    “你得了吧!什么你的播種技術高啊?那是人家清姐和虞姐的種子多的緣故吧?你講不講科學啊?”

    “哈哈哈……講科學,必須講科學!要是講科學的話,蕓芬,咱們可以借腹生子,擁有我們自己的孩子,你愿意么?”劉常宏大笑著,然后說著就一本正經了起來。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查询果 福彩3D六组双飞 短线股票推荐领航 体彩排三近500期走势图 福建体育彩票11选5现场开奖 北京快三和值技巧 601177股票行情 天津乐选11选五玩法规则 股票推荐软件手机板 黑龙江11选5走势 乐彩 江西时时彩 极速赛车app开奖号码预测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360 弘大速配 山西快乐十分近50期 股票怎么开户 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