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都市小說 > 校花的極品仙醫 > 第598章 太乙滅,隱門逝。【三章合一大章】
    “不錯,犬子明年年初要結婚,凡是與南陽王你有關系之人,我基本都事先請來了。”

    “這次宴請的客人比較多,好比金陵的唐家之人,燕京的莊家之人,燕京的秦家之人,郭家之人,莫家之人,對了還有楊家父子。”

    “交出醫圣金方,這些客人將會安然無恙;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左君浩淡淡道。

    這些人都與張凡關系匪淺,特別是秦家之人,那可是張凡的至親,他沒有理由眼睜睜的看著親人死去。

    “將那些人放了,我在此承若,只殺筑基期以上之人,煉氣期修士和老弱婦孺一律放過!”

    張凡本欲收斂殺戮之心,沒想到對方竟然將身邊女人之親人都盡數抓來,唯有那些在一號別墅和龍皇山莊之親人被保護了。

    “敢威脅本座,那就先殺一個人搓一搓你的銳氣,不要以為本座不敢殺人!”

    左君浩淡淡道。

    隨后他神識傳音,讓一處宅院之中的弟子動手,將一個人殺了,然后拋到了宅院之外。

    “莫輕雪之母!”

    張凡目睛紅赤,怒火飆升,拳頭緊握,全身管家噼啪聲響,對方真的惹怒了他。

    莫輕雪雖然還不是自己女人,但是也是同學兼好友關系,對方居然心狠手辣,說殺就殺了。

    “陣起!”

    在張凡分神之際,一道陣法被太乙殿強者激起,這是一道三級初期大陣,將他圍繞在其中。

    此陣能禁錮真元,要是真元被禁錮,即便里實力再強大,也很難破陣。

    “既然你們選擇了出手,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今天之后世上沒有隱門!”

    張凡一掃諸強者,眼眸中殺機連連,修真界本身就是殘酷無比,弱肉強食,殺戮以止殺戮才是正道。

    “南陽王,你要是想抵抗的話,這些客人都會因你而亡,還請三思而后行!”

    左君浩念道。

    “笑話!”

    “莫說我不會交出傳承,即便是交出了傳承,難道你真的會放我離開太乙殿?”

    張凡冷笑道。

    要破陣不難,強大的煉體之力可以一擊破解,可是要短時間出手救人恐怕就會有些棘手,除非能將這幾個宗門之主控制住,那樣可以避免人質受到傷害。

    “殺兩個!”

    左君浩喝道。

    這次沒有傳音,而是直接用真元之力爆喝一聲,讓那名手下揮手舉刀劈下,郭心凌的父母被劈死丟了出來。

    “恭喜你,成功激怒了我!”

    張凡殺機已起,手里強大的符箓已然握持,他在估算,強行破陣救人需要多少時間,絕對不能讓對方再度傷害身邊之人了。

    “陣法之內可以禁錮真元之力,你此刻已經沒有動用真氣的能力,難道你還想前去救人嗎?”

    陣法極其強大,讓左君浩幾人信心滿滿,不要說張凡一個煉氣期修士,就是金丹期修士都能禁錮真元。

    “破陣!”

    隨著張凡丟出符箓的動作,他同時激發了破陣符箓,無數金色符文飛舞,分別撲向那些陣基和陣眼方位。

    轟!

    這是一張五級后期破陣符箓,等級極高,用來破解一道三級初期陣法簡直太過簡單,能夠迎刃而解。

    “去!”

    丟出破陣符箓的同時,張凡再度丟出數張符箓,至于左君浩等人必須第一手就要干掉,然后在去破陣救人。

    咔嚓!

    陣法破解,真氣恢復,這也就在電光火石之間,在中強者還未反應之下,張凡已經飛出絞殺符箓,毫不留情的飛向四大宗門之強者。

    嗡!

    金色符文漫天,大規模絞殺,左君浩不明白,為什么張凡不怕威脅,難道這些人的性命對他來說真的可有可無嗎?

    “死!”

    眾人不斷使出法寶對抗,身上的保命靈器和符箓也一腦子的丟了出來,結果一一被強大的符箓攪碎,沒有半點抵抗力所言。

    眨眼之間,四大隱門之強者盡數被絞殺,唯獨剩下各宗之宗主。

    “你竟敢……”

    左君浩之言還未說完,強大的絞殺符文已經臨近,即便擁有極品靈器法寶護體,最后還是被絞殺干凈。

    “冒犯南陽之威,殺之無赦!”

    張凡消失原地,符箓一去,那些被陣法屏蔽神識之地全部被破開,那些女子之親人果然待在其中。

    “殺!”

    五級符箓,強大如斯。

    那數十名看守的弟子根本沒有反應出來,根本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之間一道金色符文席卷而來。

    神識掃之,眾人即便齊聚,張凡將眾人暫時安置一處宅院,丟出幾道符箓,將宅院守護起來。

    莫輕雪之母和郭心凌父母被殺時間短暫,靈魂并未碎裂,張凡直接動用金針之力,施展還陽九針,半個時辰之后,三人如數被救,這結果讓其他之人大驚。

    “南陽王!”

    “原來他就是南陽王,這么久以來我害以為南陽王三頭六臂,居然就是燕大的那個呆子!”

    秦冰倩嬌小軀微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雷貫耳的南陽王居然就是張凡,這是她做夢都不曾想道的。

    而且還是他的姑姑之子,算起了都是親戚,而且還是表親。

    她的神情變得有些復雜起來,本身他對張凡有些奇怪的感覺,不過這個關系出來,直接斬斷了那一縷感覺。

    “南陽王,還不滾出來受死!”

    就在這時,宅院之外,至強者林立,這是四大宗門中的老怪物,幾乎都是金丹期強者,氣息絕對強大,實力也是隱門之中最強大之人了。

    此刻,幾大宗門數千人都抵達宅院之外,南陽王居然震殺了各大宗門之宗主和長老們,此刻也是各大宗門最后的力量。

    “南陽王,他真的變成這么強大了嗎?”

    宅院之外,人群之中。一襲白衣的南宮傲雪和一襲紫衣的夏侯紫嫣對視,她們不敢相信,昔日張凡在古武世家強悍也就算了,而此刻卻是隱門第一大宗派,而且還是四個隱門聯合,結果居然不堪一擊。

    “小心!”

    張凡離開宅院,眾人叮囑他。

    一個人實力在強大,還是要注意安全,一個強大的隱門誰知道還有沒逆天寶物,不要陰溝里翻船才是。

    張凡點了點頭,無論是身邊女人的親人,還是秦家之人,此刻都表露出一抹極度關心的態度。

    嗖!

    為了保證宅院親人之安全,張凡并未打開陣法,而是直接飛了出去。

    張凡凌空而立,樣貌非常英俊,發絲迎風飛揚,雙眸深邃,氣質非凡。

    身材修長,衣袂展動,他一身白衣流淌柔和光澤,有著白霧迷蒙,異常驚人,看起來超凡入圣一般。

    宅院之外,清一色金丹期初期高手同時升空,將他包圍起來。

    “這就是南陽王?”

    “好年輕的樣子,看起神態絕對沒有超過二十歲,一個二十歲的青年居然能力敵八大隱門大派,簡直顛覆了大家的理念思維!”

    “不過面對十二個金丹期老祖圍困,結果幾乎是不言而喻,想要活命基本是不可能了!”

    “一個天才就此損落,想想真的太可惜了,如果沒有殺害四大隱門宗主,或者老祖們可能留下其性命,此刻卻是絕對不可能了!”

    “這樣的敵人必死,不然成長起來,絕對沒有人能壓制!”

    “不說了,大戰即將開始。”

    “……”

    數千幾大宗門弟子,包括了四大隱門內門和外面弟子,議論之聲不斷,張凡的出現讓眾人大驚。

    “犯南陽之威者,雖遠必誅!”

    “念爾等修煉不易,要是爾等能跪地求饒,本王念上蒼有好生之德,讓各大隱門筑基期以下修士活命,否則今天本王將會大開殺戒,一個不留!”

    南陽早有禁令,知而犯之者,必須嚴懲,要是他張凡實力不貸,結果他將會哭天不應哭地無門。

    “殺!”

    回應張凡的不是跪地求饒,而是十個絕世高手的法寶飛來,要強勢將其震殺。

    “太乙番天印。”

    “血炎蟠龍鐲。”

    “飛虹金龍鉤。”

    “屠仙白云筆。”

    “血海無情珠。”

    “……”

    十件極品靈器飛撲而來,整個太乙殿宗門都被震動,聲勢浩大,地動山搖,讓數千弟子齊齊退后。

    十名金丹期初期修士,配合極品靈器之威,幾乎很輕易的達到了金丹期中期實力。

    試想一下,十名金丹期中期修士一起攻伐的力量有多久強大,而且是同一個目標范圍。

    霎時。

    異象頓生,龍虎齊鳴,每一件極品靈器中的力量完全爆發出來,讓虛空寸寸欲裂,一股驚世之力量將張凡籠罩起來。

    “好強大的力量!”

    “南陽王這次死定了,不要說一個南陽王,就是十個南陽王也是白搭!”

    “不錯,這里距離力量中心十里之遙都感到那股恐怖之力,何況都攻擊到了南陽王一個人身上,不死那是不可能的!”

    “死了就太可惜了,醫圣金方的傳承也被遺失了,逼問出傳承在擊殺最好不過了!”

    “……”

    聽著眾人的交談,南宮傲雪和夏侯紫嫣嘴角露出淡淡笑容,醫圣金方是不是被人拿到手她們不在乎,只要張凡被擊殺就行了。

    宅院之中,可以目睹高空大戰,十個金丹期強者圍困張凡,這是非常厲害的戰斗力量。

    “隱門終于震怒,竟然出動了十個老祖,這可能是四大隱門最后的底蘊了,也是最強大的力量。”

    “南陽王,這次死定了!”

    秦常風,秦家家主長子,進入隱門純陽殿修煉,以煉氣期巔峰修為來觀戰,對于張凡這個親戚來說,一點都不感冒,生死貌似于其關系不大。

    “那些老祖很厲害嗎?南陽王真的有危險?他怎么一個人來了,難道一個幫手都沒有嗎?”

    秦冰倩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這明顯有些擔心張凡,即便不是和他親戚關系,而是作為一個學校的校友,她也可能會這么關心的。

    “南陽一號別墅不是還有十幾個高手嗎?這么沒有讓他們一起來太乙殿?要是多一個人或許張凡就危險小點,不然性命都可能要丟在這里了。”

    說話之人乃是唐嫣然之父,對于張凡的崛起還是非常驚異的,可惜太過張揚,要是含蓄一點,帶實力提高了之后在來太乙殿將會機會大多了。

    “張凡不會有事的,憑借一群烏合之眾,怎么可能張凡的對手,可以分分鐘秒殺!”

    楊偉豪眸子微冷,他與其父在一處地方修煉,結果卻被太乙殿之強者帶來,最后將其軟禁起來。

    “不知者無畏,那可是金丹期強者,比起筑基期強大千百倍不止,對方有十二個強者,而南陽王只有一個人而已!”

    秦常風淡淡道。

    “敢不敢打賭,張凡必勝,而且是秒勝!”

    楊偉豪淡淡一笑。

    張凡在眾人還未筑基之際都能斬殺筑基期強者,可是大家都筑基成功了,他不信張凡實力停留在原地。

    以他此刻筑基期修為的目光來分析,張凡的輔助手段也是很了不起,他發出來的符箓都是很不簡單的貨色。

    “怎么賭?”

    秦常風年輕氣盛,對于楊偉豪還是不怎么看的起,以為對方乃一名煉氣期修士而已,其實楊偉豪和父親楊虎早就筑基成功,實力比起他強大太多了。

    “很簡單,要是張凡贏了,你向我低頭道歉即可,怎么樣?”

    楊偉豪道。

    轟!

    還未等秦常風回答,半空之上,一道金色符文綻放,無數金色劍芒飛出,朝四面八方飛去,那些靈器與之對碰直接擊飛掉。

    噗!

    十名強者吐血,這是靈器被擊飛,一道反噬之力震傷了絡脈。

    而符箓之威爆發,眾人都丟出了保命法寶,連靈器也自爆,最后才將性命留下來。

    “什么!”

    “南陽王居然贏了,他真有這么強大嗎?”

    眾人大驚。

    宅院之內,秦常風嘴角抽了抽,果然被楊偉豪說對了,一張符箓就搞定了十個絕世強者,這算什么事情啊?

    “使出最后底牌,不然等我出手,你們都沒機會施展了!”

    半空之上,張凡心如止水,環視十名隱門強者,要是沒有底牌,今天四大隱門將會成為歷史。

    “師兄!”

    太乙殿中,四名金丹期強者,不過有以強者進入道金丹期初期巔峰,也是四個人中實力最強大之人。

    “也罷!”

    太乙殿最強大的那名老祖勉強點了頭,這可是宗門最強大殺手锏,本來是準備對付域外強敵,沒想到竟然用道了一個青年修士身上。

    嗡!

    一道金光飛出,只見那寶物很小,也就是一更金針,與張凡那根極度相似,只不過與氣息沒有偽仙器金針強大而已。

    “偽仙器!”

    張凡一見,也是大驚。

    偽仙器那可是高出極品靈器范疇,實力極其強大,這介于靈器和仙器之間的產物,仙器不出,此物最強。

    “咦!”

    “不對,這不是真正的偽仙器,也可以說成仿品偽仙器。”

    “一件仿品,威力與偽仙器一樣,只不過卻是有時間限制,也就是一共只有三次出手的機會。出手完畢,金針報廢。”

    張凡驚奇發現,太乙殿居然還有一件偽仙器仿品,可見宗門底蘊極其深厚,祖上源遠流長。

    “鎮!”

    太乙門老祖將仿品偽仙器飛去,帶有一股滅世之威,宗門數千弟子再度爆退,同時跪地膜拜,感受那股浩蕩之威。

    砰!

    張凡真氣被禁錮,有半刻直接墜落,一聲巨響,怦然落地。

    不過擁有鴻蒙煉體第二層巔峰力量的他,即便從幾十米高的距離掉下來,一點影響都沒有。

    仿品偽仙器金針再度鎮壓而下,要將張凡廢掉。

    “好強大的力量,這是什么法寶?”

    “這絕對不是靈器,也不是極品靈器,一定是超越靈器的存在,難道這是太乙殿傳送陣的鎮宗之寶的仙器金針?”

    “仙器金針,真不愧是太乙殿,也算是底蘊最深的隱門了。”

    “這小子死定了,即便這仙器金針是一件仿品,也可以讓威力發揮至元嬰期中期實力,橫跨了一個大階的力量。”

    不要說數千宗門弟子退避膜拜,就是數名大戰的老祖也被那股威壓震下,對于太乙殿的底蘊還是非常震撼的。

    “滾!”

    張凡沒有真氣之力這并不代表沒有實力,此刻的*之力已經達到了非常強悍的地步,不要說元嬰期中期力量,就是元嬰期后期力量也是不堪一擊,這就是鴻蒙煉體的強大之處。

    轟!

    一拳之威,鎮壓而下的仿品偽仙器金針被擊飛,而太乙殿那名施展之人也被反噬,口吐鮮血,臉色極度難堪,根本不信南陽王能破解這絕殺之局。

    收!

    仿品偽仙器的材料也是極佳的,張凡打手一揮,寶物到手,他拿出了數張符箓一貼,鎮壓的那股靈性,直接收進了時間玉盒之內。

    “你!”

    太乙殿老者再度吐血,仿品偽仙器可是宗門鎮宗之寶,沒想到不但沒有震殺南陽王,而且還被對方收取走了。

    “你們可以去死了,元嬰期力量不是最強大的,就是出竅期力量又如何,依舊逃不脫被擊殺的命運!”

    張凡恢復了真氣,體內真氣快速流轉,將那一股停滯的真氣暢通起來。

    “逃!”

    十個老祖二話不說,拿出了各自逃命的符箓,立即激發,要逃離此地。

    “想逃?”

    “晚了!”

    張凡手里的符箓飛去,這可是五級后期符箓,實力強大無比,迅疾就被激發,無數金色符箓席卷而去。

    嗡!

    十個老祖無法離開,結果只能奮力抵抗,不到仨個呼吸時間,被金色符文絞殺留下一道血霧。

    “啊!”

    “完蛋了!”

    “連老祖都被殺了,南陽王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大家敢快逃吧,不然就死定了!”

    “逃!”

    數千隱門弟子臉色大變,要知道逍遙門可是被滅掉,連煉氣期修士一個都沒放過。

    “去!”

    張凡目光一寒,大手一甩,一張五級符箓騰空而起,迅速將數千弟子籠罩,漫天符文飛出,萬千劍氣和利刃乍現,要將宗門之人盡數絞殺。

    “刀下留人!”

    一道渾厚之音傳來,同時一件寶物飛去,抵擋了萬千符文的絞殺,那數千名隱門弟子臉色慘白,差點就被滅殺而亡了。

    “皇龍!”

    張凡瞄去,只見皇龍身邊還有數名強者,都是清一色的武圣期強者,相當于金丹期高手。

    “隱門高層已經盡滅,還望南陽王手下留情,不要斬盡殺絕,何況天道都留一線生機!”

    皇龍依舊一襲白衣,踏空而來,武道世界雖然殘酷,可是這數千米子弟基本都是來自俗世,太過殺戮恐怕影響張凡將來的道心。

    張凡沒有回話,而是一掃不敢妄動的數千弟子,結果沒有發現左君浩之子左英武,其他人可以放過,而此人必死。

    嗖!

    張凡消失原地,神識探查之下,左君浩居然還在一處豪華的宅院之中,當看著趙秋穎之時,他終于憤怒了。

    “張凡!”

    “南陽王!”

    見到張凡的到來,無論是趙秋穎還是左英武都是一驚,沒想到張凡居然來到了此地。

    這里可是宗門最重要的區域,也是宗主府邸,一般人不要說進來,就是靠近都很難。

    “對不起!”

    張凡看著臉色蒼白而憔悴的趙秋穎一抹愧疚感產生,同樣是他的女人,其他人都在一號別墅苦修,而她卻被擄走,甚至將要成為別人的妻子。

    要是自己沒有來到太乙殿宗門,也許一輩子就失去了這個女人,永遠都不會知道她的結果。

    “南陽王,這里可是太乙殿,你要是敢亂來的話,我爹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還有,宗門之內強者如云,還有金丹期老祖,識相的話趕緊離開宅院,不然你就死定了!”

    左英武驚恐,之前他在閉關修煉中,至于宗門之內的戰斗也并未知曉,不然早就被嚇死暈過去了。

    轟!

    張凡淡淡的撇了一眼左英武,一道火芒散去,不到一個呼吸就被化作灰燼,最后將趙秋穎帶離了宅院。

    至于宗門數千弟子,張凡沒有再去關注,而是將宗門之寶貝盡數收斂,無論是靈脈還是靈石,藥材還是寶物,全部都收走。

    他發現太乙殿幾倍于其他宗門的寶貝,回去之后,這時間玉盒的空間可以再度升級了。

    事畢,張凡帶領眾親人離開了太乙殿宗門。

    回歸一號別墅,也該沖擊筑基期了。

    至此。

    八大隱門盡滅,華夏乃至全球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從此華夏南陽一家獨大。

    世界震怖。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