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女朋友們 > 第169章 白癡
    卓遠,劉漢,袁俊明一溜煙跑到對面的大廈,路上他們闖紅燈,翻欄桿也顧不得。這個尼雅八成是和迪奧夫口中的策劃者有關系,如果不把她抓個現行,那就太對不起自己了。剛剛沖進大廈,卓遠等人就拔出武器,劉漢和袁俊明分別乘坐兩部電梯自上六樓,而卓遠自己則沿著安全樓梯一路小跑上去。

    奇怪的是,卓遠已經跑到了六樓尼雅的家門外,卻還沒見劉漢和袁俊明的蹤影。卓遠咬咬牙,先不管他們,沖進去再說。他雙手緊握著手槍,照著尼雅家的門鎖就是一槍,跟著一個大飛腳,把那扇門踢的東倒西歪。卓遠一個箭步跳進客廳,槍口平指前方,大喝一聲:“別動!”

    尼雅還笑瞇瞇的坐在原地,嫵媚的朝卓遠拋了個媚眼。卓遠頓時覺得不妙,難道上了當?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腳下一陣觸電般的麻木感頓時浮遍全身,卓遠還沒來得及扣動扳機,就無力的躺了下去。

    “本來想釣個小蝦米,沒想到大魚自己送上門來了!”尼雅得意的笑著,把卓遠扶了起來,扔在一旁的沙發上,隨手把客廳的大門掩上。

    她選擇這里做公寓就有保護自己的方法,劉漢和袁俊明兩人現在還被困在電梯里出不來。而對面大廈有沒有人監視她已經不重要了。只要能讓這臺思想儀在卓遠的腦部種下一個根,就算是尼雅完美的完成了任務。

    卓遠還昏昏沉沉的躺在一個美女的懷里。迷茫中他好像回到了童年,被父母抱在懷里,帶他去各地玩耍。母親會把他放在腿上,用挖耳勺給他挖耳朵。好舒服啊,父親高興的時候也會把他舉起來騎在脖子上,用刺人的胡茬在卓遠粉嫩的小臉蛋上擦來擦去。

    昏迷中的卓遠,臉上居然露出了笑容。

    “笑吧。笑得越開心越好!等你醒來的時候,就只能是我叫你笑,你才能笑了!”尼雅把卓遠放在地上。這里是一個秘密倉庫,是她在艾崖星最牢靠的據點。她也是又驚又喜,驚的是卓遠居然親自帶隊來抓她;喜的是這個魯莽的家伙沒搞清楚狀況就闖了進來,簡直是送上門的大傻瓜。

    尼雅再次取出那個腦電波干擾儀。這一次她的用法又不同。

    她把干擾儀先打開,拿出幾根電線一樣的東西,一頭連在干擾儀上,另一頭按在卓遠的太陽穴上。幾乎是瞬間,干擾儀的屏幕上,無數復雜的線條在瘋狂跳動。尼雅滿意的看了卓遠一眼:“不愧是老板贊許的天才,腦電波的強度要遠遠超越那些普通人類!”

    尼雅的思想儀上,還有一個小巧的鍵盤,上面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按鍵。尼雅把卓遠的腦電波圖錄送入微型電腦進行分析,把得到的數據重新輸入思想儀。漸漸的,尼雅露出了微笑,看來她離成功已經不遠了!

    “把這些分析出來的數據在卓遠的腦里形成模式,我的任務就算圓滿完成了!”尼雅忍不住自言自語了起來。她的表情雖然有些激動,但是手一點也不抖,穩穩的把卓遠的腦袋枕在思想儀上,那屏幕上的線條跳的更加猛烈了。尼雅美麗的臉龐看起來隱隱有一些殘忍:“卓遠,對不起了,你還是祈禱能接受成功吧。如果這個控制程式與你的腦電波不能兼容,你就會變成白癡植物人。”

    說著,她那纖細的手指在思想儀的小鍵盤上又敲了幾下。卓遠依舊茫然不知的躺在那里,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的兇險。

    “程式輸入完畢,進行兼容分析!”那個圓筒居然能發出聲音。

    尼雅知道兼容分析并不是一兩分鐘能完成的事,她干脆掏出煙來,給自己點上一根,悠哉游哉的抽了起來。

    尼雅悠悠的吐個煙圈,還沒來得及抽第二口,圓筒又發出了聲音:“控制程式輸入失敗。目標腦電波完全不兼容!”

    “什么?”尼雅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從來只有兼容失敗的,哪里遇到過連輸入都無法輸入的事。她憤憤的按滅了煙頭,重新又對著思想儀輸入了一次。

    “我說你丫是不是有病,我說了目標大腦不接受控制程式,你丫還輸入個p啊!”聲音還是圓筒里發出來的,看樣子這還是個智能化的機器。

    尼雅顧不上跟機器犯氣。她徑直跑進了倉庫里的一個小房間,那里有一臺看起來很復雜很大的機器。在連續撥動了三次紅色按鍵之后,從這臺機器里投影出一個人來,雖然是全息視頻,但是看起來就像是活生生的人站在面前。

    而,這個人,居然就是西蒙。

    “一號,什么情況?”西蒙冷冰冰的問道。

    尼雅很焦急,說話就像連珠炮一樣快:“出問題了,腦電波干擾儀居然對卓遠一點作用都沒有?”

    西蒙一愣:“你是說卓遠現在被你弄成白癡了?”

    “當然不是,如果是這樣就不奇怪了。奇怪的是,我分析了他的腦電波圖譜之后,干擾儀自動生成的控制程式居然無法進入他的腦部。”尼雅一口氣說了出來。

    “這怎么可能?”西蒙簡直是慘叫了出來:“這絕對不可能,沒有一個人類的腦部可以抵擋我們的控制程式。”

    “我也是這么想的,所以才覺得很奇怪,馬上向您匯報!”尼雅顯得很恭敬。

    西蒙半晌沒說話,但是可以聽見他粗大的喘息聲,良久才聽見他的聲音:“你先把卓遠控制好,我去請示老板,這太奇怪了!”

    “是。”尼雅截斷了全息通話。

    尼雅走到庫房的中間,卓遠依舊帶著甜甜的笑容躺在地上,他的腦袋依舊枕在思想儀上,就連那幾條線也原封未動。

    尼雅呆呆的看著卓遠英俊的臉龐,情不自禁的伸手在他的額頭,鼻梁,嘴唇輕輕劃過:“我們無法控制你,或許你現在已經是個白癡了。其實當個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癡也很好,至少過的開開心心,無憂無慮。不像我,連自己是誰從哪里來都不知道。”

    這句話一出口,尼雅忽然顯得很痛苦,雙手緊緊抱住腦袋,汗水淚水都流了出來。過了一會,平靜下來的尼雅,從懷里掏出卓遠的那把手槍,緩緩的推開了保險閥,瞄準了卓遠的額頭:“你是個聰明人,一定無法接受做白癡的。倒不如,我送你一程好了。”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