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穿越小說 > 塵封已久的記憶 > 162 誰變了
    躺在單位的辦公室里,輾轉反側,難以入眠。索性開了燈,坐在辦公桌前,深夜碼字,別有一番美意。我想,這應該就是寫作的力量!

    這兩天跟一個朋友聊了一下天,得知她的遭遇后,替她感到難過,又有點愛莫能助。

    她和男友相識在八年前,那時候的他們,正是情竇初開的年齡。他是一個陽光帥氣的男孩子,特別是路過籃球場的時候,他帥氣灑脫的投籃姿勢吸引著女孩子們的眼光。他有一天突然來到了她的面前。

    “給個電話!好嗎?”他的手里端著一個籃球,但是表情顯得很拘謹,不是那么自然。

    她猶豫了一下,看了看他瘦高瘦高的身材,一個五官看上去特別清晰的男孩子正傻乎乎的站在她的面前。

    “我又不認識你!為啥要給你電話,不給!”她瞪了一眼這個莫名其妙的人,這種反應對于女孩子來說應該是一種最起碼的矜持。她躲開他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當她走到宿舍樓門口的時候,特意回過頭來看了一下后面,那個男孩已經不見了身影。

    她嘟囔道:”太假了!男人真是沒一個好東西!”

    當她回到宿舍后,看見宿舍的人都趴在窗臺上向外看。

    “有個男生在喊你的名字呢!快看!”

    她懶洋洋的走過去透過窗戶一看,原來又是這個討厭的家伙,不就是籃球打的好一點嘛!不給電話號碼就來這一套,真是討厭死了!

    當著這么多同學的面喊她的名字,這要是讓全校的學生都知道了,她還怎么在學校里露面?

    她氣沖沖的跑下宿舍樓,來到這個男生的面前。

    “喂!你有神經病是吧?干嘛喊我的名字?”她質問道。

    這個男生壞笑了一下,對她說:“號碼給不給?”

    她生氣的說道:“你簡直就是一個無賴!號碼給你!但是約法三章,你不許給我打電話,不許給我發短信!”

    就這樣,她用一種委婉的方式接受了他的追求,他們走上了戀愛的道路。畢業后,他先找到了一份工作,為了那段轟轟烈烈的愛情,她選擇了跟他走,他們彼此發誓,要一生一世一起走。這是多么真誠的誓言,就像是一塊定心石一樣,把她的心死死地鎖住了。

    在一番慎重的考慮下,他們結了婚。剛結了婚的那段時間,他們確實感受到了幸福的婚姻生活,她也感到十分滿足。盡管還租住在別人的房子里,要什么沒什么,這都無所謂,只要他們一起努力,一切會慢慢實現。

    經過幾年的奮斗,他們終于攢夠了首付,在市里買了一套房子。生活算是嘗到了一點甜頭,她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童話故事里。但是她發現他逐漸變得沉默寡言,長時間的悶悶不樂,下班后總是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她察覺到了他的這種變化,她心想,肯定是生活的壓力過大,導致讓他心里有些沉重了。為了給他一個意外的驚喜,在他過生日的那天,她買了一個蛋糕和一束鮮花,準備過一個浪漫的生日給他,以緩解他緊繃的神經。

    當他拖著沉重的身體到家后,她悄悄從旁邊冒出來,故意裝作很高興的樣子。

    “老公!生日快樂!這是我送給你的鮮花!”她把鮮花從身后拿出來。

    他一把推開她,生氣的說道:“能不能讓我輕松一會?誰稀罕你的鮮花?”

    她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他,他好像變了,她變得讓她難以接受。為什么一片好意卻得到的是這種回報呢?

    “你這個混蛋!我好心好意的給你過生日,你卻是這種樣子!”她生氣的罵道。

    他從茶幾上拿起一個煙灰缸,直接砸在她的頭上。她驚呆了,并不是因為有多疼,只是她沒想到他會做出這么狠毒的舉動。

    她傷心的哭了,這還是以前的那個他嗎?不,絕對不是。他怎么會這么狠毒!他發了瘋似的走過來撕住她的頭發,連續幾個巴掌打在她的臉上。

    “讓你哭!讓你好好哭!”他就像是一個瘋子一樣,正發泄著他所有的不滿與憤怒。

    他們的生活節奏一下子被打亂了節奏,有了第一次的不快,那個家再很少有過歡聲笑語。給他們帶來的是沉默,不高興后的發泄,她屢次被他用暴力廝打著,他的眼里她已經成了一個發泄的工具。他拿起什么,就往她的頭上扔什么。她開始害怕身邊的這個男人,要是這樣生活下去,她的性命遲早都要喪失在他的一怒之下。

    她傷心的對他說:“我們離婚吧!”

    他聽到這樣令他反感的話,又拿起一個凳子直接向她扔了過來,她的嘴里再次流出了鮮血。她還是那樣無助的哭泣著,不知道該如何解脫!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為什么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她問。

    他冷笑著說道:“不是我變了!是你變了!你讓我感到反感!我看你就是不順眼!”

    這樣的生活再不能繼續下去了,她把他告上了法院,要求離婚。在法院的判決下,她終于離開了那個讓她可怕的地方。

    她去收拾自己行李的那天,他坐在沙發上一言未發,只是一根接一根的抽著煙。她在離開之前,她對他說:“說好的白頭偕老,今天就到此為止了。希望你能悔改,回到之前的自己!”

    他突然站起來,快步走到她跟前,用雙臂抱住了她。

    “真的要離開我嗎?就沒有回頭的余地嗎?”他哭了。

    她的心已經傷透了,不是一句話就能挽回的。

    她推開他的雙臂,離開了他!

    在淚眼朦朧里,她仿佛又看到了那個曾經的帥氣男生,他是那么陽光,那么令她動容。

    她對我的講述一直沒停,我能感覺的到,她對他是愛恨交加。

    “你就沒有盡自己的責任嗎?為什么不拯救他呢?”我問。

    她告訴我:“他直接是要我命了,我還拯救他干嘛!他愛干嘛干嘛!”

    “那你就祝福他!”我說。

    “說好的白頭偕老,我還單身,他快當爸爸了!哼!”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