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玄幻小說 > 刺,秘園,最后的心 > (12) 后記
    次日天亮的時候,寫著“黑心和酒”的木板開始在樹林的邊緣“咯吱”作響。*www.kanshuge.com^\看書^閣*然而“黑心”酒館昨夜發生的沖突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在這個動蕩的歲月,殘破的廢墟和燒焦的殘骸已經是人們早已習以為常的景觀了。

    一個矮人在酒館焦黑的殘骸中正搜索著什么。他用斧子劈開那些大塊的甲胄,然后用手在血肉模糊中挖掘著。在拔開一大塊甲胄的殘骸之后,矮人的胡子因為欣喜而顫抖了起來。他努力地挖著,在那里中摸到了他一直尋覓的東西。

    那是一塊烏黑黯淡的小石頭。

    奧斯特里佛如獲至寶似的把那石頭捧在自己掌心。

    陽光照到石頭上面。

    原本死氣沉沉的石粒發出柔和的綠色光芒。

    他趕緊掏出自己口袋里那塊一樣的石頭。

    那光芒照亮了矮人欣慰的笑臉。

    “爸——你回來了。”

    在矮人身后的灌木叢里,一些葉子被鮮血的顏色染紅了。/www.kanshuge.com/看書閣*那血跡一直延伸進樹叢的深處,染紅的葉子畫出了一條艱難的痕跡——那痕跡還在不斷地延長,延長……

    在血痕的盡頭,一位虛弱的老人正艱難地爬行著。

    老人的血正一點點淌出來,

    在他的腰間,別著一只斷臂。

    木拉格猛然睜開眼——仿佛他根本不曾睡著。

    但是牙齒卻在神經質般地抽搐著,哆嗦著,暗殺法師摸了摸自己的臉——但馬上就后怕地把手縮了回去,仿佛碰觸了炙熱的鋼鐵……但它卻像死亡一樣冰冷。但他還是抽恤著笑起來——身后是洞穴——他難得輕松地嘆了一口氣:剛才的一切只是個夢,可怕的夢。

    坐了起來,暗殺法師茫然地望著前方。林間的小道一直延伸進樹林深處,那里只有靜靜的一片黑暗,也空中漂浮著些許的灰煙——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剛剛發生過一樣。木拉格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想起自己來這里是為了進身后的洞穴去窺見老師——這段時間來,他的記性和自己的神智一樣,表現出愈演愈烈的模糊和錯亂。

    他抬頭看看天空,月亮已經爬上了四更天的位置。

    扭動著自己變了形的殘破身軀,暗殺法師艱難地站了起來。

    時候不早了,該進去了——他對自己說道。

    他走了進去。走進了他的歸宿。

    六個人都走了進去。走進他們的歸宿。

    吟游詩人有意拉了一個長音。他停下來,解下腰間的水囊。

    “完——完了?您講完了?”年輕的學徒不可思議地望著他。

    “對。講完了。”詩人喝了口水,潤了潤喉嚨:“這個故事至少值一百個子兒——當然其中的四十個得給老胖子。”他饒有興致地說道:“那你準備什么時候把這個故事的費用給我啊?”

    年輕人趕緊搖頭:“先別說錢的事,詩人先生。告訴我,那個刺客后來怎么樣了?我一直很喜歡他!”

    “你喜歡他!”精靈毫不掩飾自己的驚訝:“那個刺客?”

    “對對!快說,先生,他后來怎么樣了?”

    精靈緩緩地把水囊湊到嘴邊,又從容地喝了一口,吊盡了年輕人的胃口:“我不是說了么……”他顯出不耐煩的樣子:“他從此消失在了那團黑暗中。”

    “不不!決不可能!他絕對把壞人殺死了——而刺客又回到了他母親身邊。”年輕人辯解道。

    “壞人?哼!”詩人面對這個詞,不屑一顧地笑了。

    年輕人在開始接二連三地品評起這個故事和里面的六個人物。詩人邊笑邊點頭,卻不再說話。最后,精靈干脆端起手中的小樂器,給年輕人的發言伴奏了起來。

    就這樣,他們一直走到傍晚。

    最后,他們在一座小村外看到了一間孤房。房子有兩扇窗戶,里面各自亮著一盞燈。房子前面是一片被圈起來的土地。地里被弄得像個花園似的——整齊的花圃,欣欣向榮的玫瑰,還有健碩挺拔的小樹。

    “快看,先生——自從上路以來我還沒見過這樣美麗的花園呢!”年輕的學徒向精靈投以急迫的目光,希望得到他的贊同。

    吟游詩人收起自己的小樂器。

    他用審視的眼光檢查著這個花園,若有所思地笑了。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