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玄幻小說 > 大地魔騎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去哪,我也要跟住你(結局)
    龐大的巨獸……眼望不到頭,它的存在就像一顆小恒星,但是它此時卻在人為的駕馭下,爬升高空向著大陸有著最神秘的無盡之海而去。

    無盡之海,相傳是尊者的墓場、幽冥的死地,而這個神秘之地第一次闖入趙立的視線之內,便是信老,他的老師所在去向。

    這個似海不是海的地方,竟究隱藏著什么秘密,趙立一切都不知道,但是他卻知道,他的老師信老,能夠借助無盡之海去到達一處,以老師的實力修為還要小心翼翼的地方。

    而今天他更是知道,這個無盡之海的地方,更是能夠讓他們借助轉折達到神月大陸!!!

    神月大陸之所以神秘,憑著女權主掌整個大陸國度,至今依然保存著整個大陸無一男性的傳統俗性,實則上有很大的原因所在,便是要想到達神月大陸,唯一的路徑,只能穿越無盡之海,才能到達另一頭的彼岸所在。

    以前也不是沒有發生過,部分特別強橫的幽冥人物,憑借其強大的實力與運數,確實闖到這個女兒國大陸了,但是他們都再也沒有出來過,從此消跡永留在她國大陸。

    但是今天不同,今天趙立此行并不是闖入,而是回歸!!

    娘親霧輕影的身份,若是放在前一段時間之前,根本沒人知道她竟然就是神月皇族上一代的圣女,而現在,趙立也終于明白了這一切。

    他沒想到娘親擁有如此大勇氣、大毅力,為了追求自己的生活……毅然舍棄了皇族最高統治者的圣女身份,卻跟隨了自己爹爹這樣一個普通人,來到了地玄大陸,過隱世生活。

    如果不是在前一陣子,娘親為了破壞雷云宗對大哥趙雷的神煉儀式,壞了規矩動用出了月皇族圣女的寶物,從而讓雷云宗抽絲剝繭得知了事實的真相,恐怕地玄大陸各勢力,甚至連傭兵工會此等龐然大物也不并知道,堂堂上一代神月圣女,居然會來到了他們大陸嫁作人婦,并產下了三個子女。

    因此,當趙立與東方靈夢,攜手回到霧島的時候,便有了如此突然一幕,甚至乎趙立莫明成為了神月皇族的守護圣獸駕馭者。

    原本就是這頭蒂荒古獸便是神月圣女的座駕,但是娘親出來時候之前卻已經被廢除了修為,現今也只能讓目前最快達到尊者境界的趙立操縱了。

    毫無疑問,以趙立目前修為與真正實力,他取替了娘樣寄予重望的葉瑤,成為了喚醒蒂荒的駕馭者,當他把神思主動陷入守護圣獸蒂荒的腦域之中,以只有神月圣女才能夠掌握的秘術手段,終于喚醒了一直陷入二十多年半沉睡的巨獸。

    穿越無盡之海,或許是強者的墓地,但是對于蒂荒這頭龐然大物來說,卻一切也不算什么。

    當這頭驚震整個大陸的巨獸升起,盡管大陸各大勢力從來沒有露面的強者接踵而來,卻絲毫抵擋不住這頭巨獸回歸闊別已久的故鄉步伐。

    “舞月前輩,我趙立還會再回來的。”趙立望著獨孤飄浮于深海上的那白衣女子,他眼神閃過一絲眷戀道:“希望我到時回來,地玄大陸并不是我的敵人。

    話音剛落,蒂荒仰頭一聲暴吼,聲震整個天地,帶著一片黑壓壓的陰影,遮天蔽日朝著無盡之海而去。

    而遠處那白衣女子,舞月由始到終都保持著沉默,在走之前,她與趙立交手一戰,結果她輸了。

    當初被海霧囁入大海,她便一直被莫明力量震壓在海域深處,如今重新得見天日,卻一切因為這頭似乎不可能存在這世間上的荒獸出世。

    一戰過后,舞月知道了很多事情的真相,能夠解去淵藪異毒的是他,神秘霧海勢力的幕后者也是他,掌持烏金塊秘煉之術者也是他,第二個擁有破逆天者也是他。

    沒想到諸多種種,矛頭一直指向趙立,但是舞月卻沒有能力為工會留下這個男人。

    不是不愿,而是不能……幾年轉輾,舁月至今也是無法相信,當初她親手從寶船接上來的準武修者少年,便是眼前這個趙立,她幽幽嘆息一聲,駐足良久,頭也不回地離去她的離去,卻有更多比這個絕代天賦的女強者、更為強大的人物趕來,一頭擁有著完整生命體的荒獸,到底代表著什么,沒人比她更加清楚了。

    相傳上古荒獸的內丹,是人類唯一借助的途徑才能踏碎虛空,達到人神至巔,成就半神虛位!

    天塵世界這么久以來,之所以千年再也沒有“虛”的出現,顯然與荒獸的真正滅絕有關!

    即便逍遙宗那頭荒獸,也只是內丹早已被取了出來,僅僅殘留下的一絲殘識軀體罷了,要不然,信老也不會冒著大生命危險,進入了無盡之海到達另一個更危險的世界尋求突破。

    普天之下,或許除了傭兵工會,而眼下恐怕便是第二頭上古荒獸了,除此之外,即便歷盡蠻荒大陸,再也找不到第三頭。

    這個誘惑當然是重量級的,僅僅是蒂荒爬行到高空漂移不到半天,十二名幽冥、數十位大尊者人物,便已經先

    而出手攔截蒂荒的步伐。

    只不過,即便是這些平常難以一見的大能齊齊出手,卻依然難以阻擋蒂荒分毫。

    除非擁有“虛”的出現……

    但是就當蒂荒進入無盡之海的時候,一個老人卻伸出一只蒼老的手掌,把此頭巨獸擋住了。

    以一掌之力,擋住了千里體長的恒荒巨獸,這又是何等力量?沒人知道這是什么力量,即便是單憑虛者也不能夠做到。

    眾人大驚之下只感到無盡荒唐,只因一人與一獸兩者的比例實在太大了,這種差距程度即便是蚊子與巨鯨,還要離譜!

    但事實卻擺在眼前,一只蒼老手掌,竟然封印了千里空間,讓蒂荒再也難以寸進。

    “趙小子,你收了老頭子的玉瓶,就這么想一走了之么……”虛空之中,憑空咋現的老人,似笑非笑道他依然是以往那個模樣,單以外表而論,誰也看不出這老家伙,是一個舉手投足震塌天下的人物。

    “老師。”

    “信老!”

    “信武神……六……趙立驚出一身冷汗,這身冷汗是既驚又喜,他與綠艷兒、靜水、東方靈夢等人,幾乎異口同聲驚道。

    “去吧,我來替你攔住最后一把追兵記得照顧好我的義女。”這個時刻,誰也沒想到一掌攔住蒂荒道路的,竟然就是久未面謀面的信老,但是趙立卻知道,數年未見的信老,現在恐怕真是成就虛位了。

    也只有這個老家伙眾多分身合一,才有這么大能耐能夠一掌封印了上古荒獸的去路,否則剛是傳說中虛趙立也決然不會相信有此等能力。

    老人隨手一劃虛空手掌隨著探了進去,然而當他從空間裂痕探出手來,便多了一樣事物,遠遠直接朝著趙立仍來。

    趙立一把運力接住懷中一沉,竟然是一個幽有柔軟的女子軀體,而這個女人幽香卻似曾相識。

    低頭一看懷中女人,她正好抱著他前些日子,交待青鳥還給錢幽幽的寶瓶。

    這不是錢幽幽……是誰?

    錢幽幽的義父,居然是信老?這一下趙立整個人蒙了。

    到底是自己成為信老的半個弟子在前還是錢幽幽早已是信老的義女,趙立對此一無所知但是他現今卻知道,緣份天注,信老便是這個天,他的實力足以在蒂荒開動之下橫插一手,趙立似乎再想也是多余,他這一生想要怎甩,也別指望舍幽幽而去了。

    不過,趙立也不是婆媽之人,想來身邊眾女,自己虧欠這個少女恐怕是最多吧,當他與懷中那雙幽幽眼神對視,心底一瞬間柔軟了下來。

    “義父剛剛成就虛位,這世界再也難以容納得下,他趁著停留在這個空間的最后一段時間,呆會去給你們攔截傭兵工會的絕世人物。”錢幽幽一臉通紅,伏在趙立懷里輕輕道,但是她這次卻沒有再去躲閃這個男人的有神目光,而是想永遠把這狠心人記住心里。

    她知道義父對自己耍手段了,她這一被丟過來卻竟然全身無力,只能任由讓趙立抱著,看到趙立那柔和帶著歉意的目光,又看到他身邊幾個女人,錢幽幽不知從哪里鼓起一陣勇氣,伏在趙立出耳邊,只用兩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嬌聲道:“立哥,你去哪我也要跟住你,不管你變成怎樣,你就是我的立哥,我這次再也不讓你舍我而去了。

    “還有,火舞姐姐要讓我告訴你,等她浴火重生之后,你一定要娶她為妻,她什么都忘記了,就記得你答應過她這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結局很難寫,雖然心中早已有思路,但是由于倉促,狂風還是在細節上抓破了頭顱。也不怕和大家老實交代,魔騎距離狂風原本設想的結局,應該尚還有十萬字要鋪墊,只是沒想到最后一月,因為個人家事,卻一直斷更拖著大家,心里實在愧疚無言,因此干脆提前一點結局了。旭)最后的錢幽幽與火舞,狂風原本是想留給大家一點悲情幻想的,只是后來這么一想,心里也有些不忍,因為我本身就很抗拒這種風格。所以……大團圓結局就犬團圓吧,盡管俗一些,總好過以悲情風格收場,即使大家說趙立種馬,我也認了。我不得不承認,魔騎在中段情節的時候,質量就下降了,這或許與成績不理想有關,甚至乎我的老大也勸過我盡早結束魔騎,盡管我也知道他的好意,但我卻執意要堅持下來了,甚至一連五個月沒有斷更過!旭,但是有時候,堅持卻不代表熱情與動力、堅持卻不代表質量,我雖想更加熱情投入進去,但卻始終控制不了那種高峰狀態,這話雖說得現實,但也確實是狂風心中很無奈的大實話,所以你們能夠一直陪伴狂風走完魔騎,狂風真的很感動,盡管人不多,或許幾百、或者更少點,但我都記住兄弟們的好與包容。……謝謝!!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