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玄幻小說 > 出墓鬼 > 第四十三章 進入古墓,出不去了
    老頭子也笑了,沒有說話,異界之謀奪天下最新章節。蘇小紅走到我旁邊,小聲道,“這個老漢還真會裝b,我還以為那是獨家秘方呢,沒想到牲口大哥也會。別看我,小心被別的人知道了。”

    我笑了笑,烏龜就在他的旁邊,所以現在也不好大發言論。我雖然知道這慫和小紅關系很好,可是他帶給我的感覺確實太神秘,不管怎么樣,還是小心為好。

    盜洞由二哥和牲口來打,我們把一根繩子栓到不遠處的大槐樹上,然后挨個下去,老頭子和劉玨在最前面,我,烏龜,和蘇小紅在中間,牲口和二哥在最后面。

    下去的時候,我們正處在墓道的最端口,老頭子和劉玨都打開了礦燈。墓道中沒有我所想象的墓門,這只不過是土洞,機關什么的也不用擔心,無盡劍裝。只不過這個墓道還真是寬啊,我們幾個人都下來也沒覺得有多么得擁擠。

    老頭子見都下來了,微微一笑,“走吧,這次的墓可不簡單。”

    不簡單有我們上次遇見的那么可怖嗎?你就在這嚇唬二哥和牲口吧。墓室里面出墓鬼都和我們打過照面了,還會怕什么?大不了再碰上個出墓鬼。我心中這樣想著,臉上露出微微的笑意,“老頭子,有你打前鋒,我們害怕什么?”

    “你這小子會不會尊老愛幼啊。記住,下次叫我爺爺,要不然小心我揍你。”老頭子這樣說著,可是臉上依舊掛滿了微笑。

    “知道了,老爺爺。”我回過頭,二哥也笑了。當我看到二哥那猥瑣的笑容,我就知道我慘了,二哥是徹底把我當劉玨她老公了。

    我們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我此時也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老頭子一直在打頭陣,那也就是說,老頭子不是二桿子就是個會家子。我很清楚,無論是會家子還是二桿子,我都惹不起。人家都快入土為安了,而我還正值青春年華,和他玩命,玩不起啊。

    出了甬道便到一所在。這里很寬敞,有石床,有柜子,板凳

    “這里怎么看著不像是古墓啊。”我這樣說道,的確,這里看起來不是像一座古墓,而是像一個小旅館。

    老頭子點點頭,“不錯,這的確像是一個驛館,這里面雖然有棺槨,可是大家也都看到了,主人的尸骨擺放在石床上,來,咱們把棺槨打開來看看,像這樣的小墓,陪葬品一般都在棺槨內。”

    “爺爺,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了?”劉玨開口道。

    老頭子笑笑,“沒忘,開館的時候才焚香。小玨啊,你這是第二次進入墓室吧,和你們上次進入的那座古墓相比那可是天差地別,不過不要因為這座墓小就看不起墓主人,能夠布下風水玄陣的人,都不是簡單的人物,我的軍閥生涯。”

    劉玨點了點頭,二哥和牲口向著棺槨走去,老頭子拿出一個小香爐,點上三只香,然后跪下,“老祖宗,對不起了”

    老頭子站起來以后二哥和牲口才開始開館,我想里面一定不會有我們上次見到的那些黃澄澄,白燦燦的東西,畢竟那樣的幾率很小。

    棺槨內是一個整圓木棺材,棺材和槨的間隙很小,要啟開棺材就必須破壞掉槨。二哥和牲口沒有一點猶豫就把槨壁給撬了下來,然后小心翼翼的打開棺材,而我也在同時觀察著這里,希望能像上次一樣得到點小東西。不過很顯然這座墓的墓主人比上一次那個窮的多,這里面除了我們先前看到的東西再什么也沒有了。

    棺材被啟開了,我的注意力也回到了這里,通過探照燈,棺材里面的東西清晰的進入我們的視線。

    四組黑色和紅色相間的漆盤呈現在我們眼中,漆盤的旁邊有一個瓷碗,碗里面放著一個菱形東西,這玩意兒我沒見過,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老頭子伸手將那個菱形的小玩意兒拿在手上,然后倒吸一口涼氣,“這座墓的主人居然是東方朔大家快找找,這里應該會有三方印章。”

    一聽這話,大家都忙活了起來,可是老頭子卻站在那里沒動。有問題,老頭子不可能不想得到那三枚印章。可是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小小的墓室被大家底朝天的翻了個遍,結果什么也沒找著。可是老頭子卻不改臉上的微笑。

    “老頭兒,你是不是玩我們啊,這里沒有印章啊。”蘇小紅當先開口。

    老頭轉過頭看了看他,“我也是剛想明白的,如果有印章,那這里就不會是驛館,而是真正的墓了。但是你們也不要太失望了,你們看這個瓷碗,天青釉的”

    “那不是青花瓷嗎?周杰倫歌里面也唱了,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華山仙門全方閱讀。”烏龜也會好奇的問了這么一句。

    “不是。”老頭子搖搖頭,說道,“天青瓷出現在宋朝,元朝后就停產了,我們見到的天青釉的瓷器一般都是宋朝的,而且,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論工藝,天青釉比青花瓷好的多,這個碗上還有文字,這些字雖然我不認識,但是肯定有一定得寓意這樣吧,我們把里面的東西帶走,這里面的東西大家也不好分,那就這樣吧,我幫你們把東西賣了,完了再給你錢。”

    “這倒是個好主意。”我微笑著說道,“爺爺,我喜歡收藏盤子,這四組盤子您看能賣多少錢?您還不如給我一組盤子,反正我現在不缺錢。”

    老頭子臉色變了又變,嘿嘿,這下露餡了吧。你個老不死的東西,你以為我不知道漆器的市場價嗎?上一次我看準你的心思才痛宰你一頓的,這次我也不想讓你得逞,你介紹瓷碗不就是想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到瓷碗上嗎?可是老頭子,你錯了,誰看不出來你那點心思啊。那個瓷碗我很清楚,那不是天青釉的,天青釉根本就不是個顏色。你想要漆盤,不行,就這么讓給你的話我就不叫禽獸了!

    老頭子滿臉的無奈,“那好吧,你選一組吧你們的呢?要我幫你們賣嗎?”

    讓我感到奇怪的是他們斗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我盯著漆盤看了半天,然后選了那組壘起來四四方方的,這一組漆盤的做工不如其他的,但這套漆器的里面還有東西啊!我心里樂開了花,小心翼翼的把漆盤放進包裹,等老頭子和劉玨把漆盤收起后我們就沿著來時的路向外面走去。

    可是,甬道還在,可是甬道卻被一塊大石頭封住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這怎么回事?怎么怕什么來什么啊?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