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都市小說 > 有錢大爺與小老師 > 56、我們見面吧!
    冉夢掛了電話,沮喪的坐在沙發上,比起心安,她現在更多的是失望吧?事情要從半小時前說起,放假在家的冉夢午覺醒來,習慣性的打開電腦,登陸游戲,卻不想迎來一場混亂。

    界面上的小手不停的閃爍,幫里的成員被踢的一干二凈。小白被盜號了?冉夢第一反應便是這個,先安撫了紛紛發來信息的幫內成員,讓大家不要著急,如果愿意,會把他們都加回來。說實話,踢人出幫這事兒挺沒品,如果是被踢人的問題,那另算。一旦踢出幫派,在該幫的貢獻度會清零,對那些剛剛進幫的新人來說,或許不算什么,可像賤狼傳說哥這一類的長老,上萬的幫貢都毀于一旦了。所以,冉夢也沒有自信會有多少人愿意回來。看著幫里唯一剩下的兩個名字,一個是自己,另一個是逍遙白龍。冉夢心里的火氣絕對可以燎原。

    【染白白】:盜號的?

    冉夢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發了信息過去,甚至已經做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這種盜號的缺德活通常是很會裝聾作啞的,任你風吹雨打罵爹坑娘,全都不放在眼里。沉默的態度,讓人恨不得爬過網線去,掐死解恨。

    不過,這個盜號的,似乎還有點人性?總之是回話了,速度還挺快。

    【逍遙白龍】:什么?我是本人!幫主,我幫你清理門戶。

    好吧,其實這種更惡劣,偷了東西還要敗壞別人的名聲。

    冉夢雖然年紀不大,可也不是什么傻子,絕不會上這么拙劣的當,她和白逍的關系雖然還稱不上極為親密,卻也算是兄妹了,這會兒,看到對方這個敗類還要誣陷小白,她更是火大了。

    可怎么辦?通緝?見號就砍?下不去手,再怎么說那也是白逍的號。冉夢著急的就差上躥下跳了,好半天才想起來,這事兒得和正主說一聲。打了電話過去,雖然對于真的不是小白這件事感到安心,可聽出小白語氣里并不多么激動的樣子,又有些難過,不禁想,真的只是游戲嘛?所以并不重要?

    心情壞到爆棚的冉夢,此刻最想做的就是把始作俑者拖出來鞭尸一百遍,可惜只能空想。可有件事,卻不是不能做,只要是網游,只要不是NPC,一個角色后面,總有一個人在操縱著不是?查出這個人,并不是不可能,雖然可能會費勁一些,卻完全不能阻撓冉夢的決心。

    噼里啪啦的按著手機,對方才剛剛應聲,冉夢便說話了,沒客套沒鋪墊,直奔主題。:“遲到王,你幫我查個人。”

    “啊?”遲到王,本名張野,是冉夢大學時候的同學,學習不是多么好,可電腦玩兒的挺透,尤其對黑客技術深有研究。

    “啊什么啊!這忙你一定得幫,要是耽誤你工作了,我付你工資。”

    張野的眉毛微微上翹,放下了左手上的水杯,坐進軟綿綿的懶骨頭,心里打鼓:這丫頭是怎么了?今兒這么激動?

    “別啊,冉大研究生,我們這革命友誼,談錢太俗了啊,只要不是去竊取什么國家機密,我都幫,不過你好歹得跟我說說是怎么會事吧?”

    冉夢也意識到自己有些激動了,可心情真的難以平復,只能盡量壓住自己的火氣,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張野。

    “行!行!這貨做的是缺德了,連我們冉大姐都欺負,其心可誅啊!”

    “呵,你就貧吧,說正事,大概什么時候能弄好?”冉夢的火氣總算是下來些。

    張野的手在扶手上點了三下,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然后回道“后天吧?不過冉大姐,你看,咱倆這畢業以后,也沒怎么聯系過,難得今兒個您老人家能想起我,不如出來聚聚?”

    “行!后天吧,事兒查出來,我請你吃飯。”

    “恩,那好,一言為定。”張野掛了電話,嘴角掛著微笑,看上去有些古惑。

    終于把心里的火氣敗干凈了,冉夢沒有立即回去上網,而是坐在了陽臺的秋千上,默默的思索著,此刻她大概能理解一些小白的感受了,現實有時候真的比網絡要安全溫暖很多。

    周一,錢鐸送賴床的錢曉佳和白逍去學校,之后則去了耶利米爾,一家咖啡廳,今天和葉瀾約了在這里見面。

    錢鐸才剛踏進咖啡廳,就聽到了聲音“有錢人!在這邊吶!”這“有錢人”的外號,是錢鐸高中時候被起的,因為“錢多”的諧音而來,好幾年沒聽過了,錢鐸不禁一愣,偏頭看去,聲音的主人正是葉瀾,大波浪的金黃卷發沒了蹤影,一頭黑而長直的秀發披在雙肩,華麗時尚的名牌衣物也被樸素簡單的T恤代替,那一刻,錢鐸幾乎以為時光倒流了,又回到了很多年前,高中時候的他們,一群無憂無慮的少年。

    “有錢人,你總算是想起來找我啦?嘖嘖!真是冷談呀,好歹是那么多年的死黨,這回來之后,你還沒親自邀請過我呢。真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呀。”葉瀾的聲音很清亮,帶著點點的俏皮味道,好像自己真的只是個十*歲的高中生。錢鐸卻沒有被再一次的迷惑住。是了,就算葉瀾今天的造型和過去一模一樣,可他卻是穿著正裝出門的,時間沒有倒流,他們如今也不能說是多么好的朋友了。

    剛一就座,服務生便來詢問有何需要,錢鐸只搖搖頭。打發走了服務生,錢鐸開門見山的說“說吧,你這次回來是想干什么?如果是要把小佳帶走,我絕不同意。”

    對面坐的葉瀾似乎是被錢鐸的話給逗樂了,笑個不停,那爽朗的笑聲,還真是有幾分少女的味道。可這絲毫不能提起錢鐸的興趣。錢鐸的臉難得的冷了起來,“葉瀾,我們都不年輕了,如果你再這樣下去,我想我沒有耐心給高中生講笑話。”別看錢鐸平時挺溫和無賴的,可好歹也是個大老板嘛,有商界小狐貍之稱的他,變起臉來,絕對不會差。氣勢嘛,也十足。

    似乎是被錢鐸的話戳中了痛腳,葉瀾總算是不笑了,將肩頭的長發把全都撥到腦后,恢復了她本來的面目,不,是這次回來后,她所呈現的面目。高雅,成熟,冷靜。

    “其實,這次回來我并不想要孩子,我沒養過他,他對我也沒有感情對吧?你該不會常跟他說我的壞話吧?不然那小東西怎么那么討厭我?”

    一聽到原來不是為了孩子,錢鐸的心放下了大半,可也不是全然安心,怎么說呢?這次回來,葉瀾給他的感覺很不好,像是殺氣騰騰,總覺得會出些什么不好的事。

    “那,是為了什么?當然如果你不想說也沒關系。”

    葉瀾沉默了,抿著嘴唇好幾次都想開口,卻還是忍住了,只說“沒事兒,這是我自己的家務事,還有,謝謝你,把小佳養的那么好。”

    “不用,我對他好,是因為,他是我兒子。”錢鐸的回話,也沒了起初的冷淡。

    兩人之后的交談,顯然自然很多,沒了針鋒相對,也沒了故作姿態,就像很平常的兩個成年人,在回憶他們共同的高中生活。咖啡廳的老掛鐘響了,這場勉強算愉快對話,也結束了。

    在咖啡廳門口,兩人分手的時候,葉瀾突然說道“對了!一直說要去看看你老婆吶,不知什么時候舍得讓我看看?”這件事,葉瀾已經不是第一次提,可錢鐸卻并不怎么樂意,原因,他自己也說不上來,大概是因為葉瀾身上的煞氣?只是笑著說,有時間一定會約出來見面的,然后離開。

    站在咖啡廳門口,看著那輛車向遠處駛去,直到消失,葉瀾的眼里沒了光彩,隨即苦笑了一聲,便也轉身離開了。

    世界很大,每個人的生活都不一樣,讓我們再來回頭看看朱子杜和韓涂這幾天的小日子吧。

    美人幫的遭遇,無疑也波及到韓涂和朱子杜,溫婉淑女和雪夜飛狐同時被踢出了幫派,雖然后來染白白解釋了事情的經過,可韓涂心里還是不怎么痛快,玩了這么多年的游戲,真正讓他在意過的幫派,大概就是這個快能堪比神經病院的幫派了吧。

    問:韓涂不爽了怎么辦?

    答:騷擾朱子杜不解釋。

    朱子杜對這個幫派嘛,感情倒是沒多深,畢竟他上游戲的時間太少了,可這幾天,他卻也和狐貍一樣,對那個盜號的無品賊感到深惡痛絕。如果他不盜號,就不會把幫派弄的七零八落,如果幫派沒散,也就不會讓難得對幫派有了感情的狐貍感到氣憤,如果狐貍沒有氣憤,他也就不必每天都被騷擾,最近連碼字的時間都沒有了!

    咳咳,其實是誤會,韓涂的本意絕對不是阻止遺愿大人碼字,相反的,身為本文的忠實FANS,他巴不得遺愿能日更一萬,可有句話說的好啊,距離產生美,距離都沒了,就剩下找茬了。和很喜歡的作者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再加上游戲里的那些事兒,韓涂不自覺的就和朱子杜親近起來,常常會要求劇透,如果朱子杜不劇透吶,他就自我發揮,什么會不會發展成種馬文呀,換攻嘛,有一就有二?會不會其實梓杜是什么外星人?更有甚的,會不會這三個人其實是同父異母!如果朱子杜劇透吶,韓涂又會問,為什么梓杜和小胡的感情會突然從甜蜜變得陌生?為什么梓杜之前會喜歡那么遲鈍的攻?好吧,這個真的不是找茬,只是韓涂發泄不爽的一種方式罷了。

    被如此騷擾的朱子杜,如今是打開文檔就頭疼,腦子里飛著各種詞匯“亂X,NP,ET……”天吶,誰能來救救他,這個可憐的作者。終于,在朱子杜被騷擾的第十天,韓涂的手機響了,電話那個好聽的聲音如今只能用咆哮形容:“夠了!我不是盜號的,我也不認識盜號的!要不我把盜號的找出來,任你蹂躪!”

    “我沒說你是盜號的,淑女~”韓涂的聲音雖然忍著笑,可還是讓朱子杜聽了去。

    “朱子杜,我叫朱子杜!”大概是憤怒屏蔽了小朱的智慧,他已經不在意什么網絡安全問題了,直接爆了真名o(╯□╰)o

    “小豬啊?恩,這個不錯。”韓涂的聲音越發的得意起來。

    “你說吧,你到底要怎樣!”朱子杜徘徊在暴走邊緣,恨不得說出來單挑了。

    “恩……要不,我們見一面?”韓涂也不知是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就提出了這么個要求,可怎么樣也壓抑不住心里的感覺,就是很想看看這個跳腳怒吼又可愛的男人。

    朱子杜愣了,傻了,呆了,沒反應了。好半天大腦才通電,見面?好吧,他承認他到現在,對這只狐貍還有些好感,不過已經所剩無幾,大概比螞蟻大一點。總之去看有好感的網友真的好嘛?朱子杜打退堂鼓了。

    見對面遲遲沒了聲音,本還有些后悔提了見面要求的韓涂,產生了叛逆心,大有這次非見著你這只小豬不可的架勢。讓一個本來就比較容易沖動的人,做一個違背本心的決定,最好的方法莫過于激將法。

    “唉,小豬啊,你不會是長的太丑,怕影響市容吧?”

    “你才丑!見吧,只要你不怕我是網絡騙子就行。”看吧,智慧被屏蔽的小朱同志是很好騙的。

    兩人一來二去又斗了會兒嘴,定了時間地點,便要收線了。

    “唉!等等,小朱,我叫韓涂。”說完,電話里傳來了嘟嘟的聲音,朱子杜拿著手機,一時間沒了反應,嘴里無意識的呢喃著“韓涂……”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