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一路陰謀、空間變化
    還有就是,這綿延萬里路走下來,雖然連續不斷的截殺此起彼伏,少有間隙。『→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Co

    但說到用蟒九出手的時候,真的不很多——

    絕大多數的戰斗,都是由云揚出面應付,但凡是他能夠應付的,即便是耽誤許多功夫,花費許多氣力,卻也不借助蟒九之力解決,即便是某些在蟒九看來,對方的綜合戰力超過云揚不止一籌,云揚根本就沒有可能應付的局面,仍舊被云揚勉力支撐,應付下來了!

    是故這一路上,雖說有蟒九為援,但真正借力蟒九的戰斗,不過寥寥數場,全都是對方戰力大大超出云揚的能力上限,這才由蟒九出面。

    而就算是這樣的戰斗,云揚也會將敵人引誘到特定的位置,確認外界根本無法得知此役的真實狀況后,才讓蟒九出手。

    畢竟蟒九的存在,于云揚而言是一*寶,更是保命底牌,決不允許提前暴露!

    及至后來,云揚干脆讓蟒九離開自己一段距離,或者是去前邊,或者去后邊,至少針對云揚之敵看來,云揚就只得獨自一人行道,愈發顯得人單勢孤,傾危在即!

    至于云揚故作重傷,身上有血跡卻又竭力隱藏的樣子或者直接隱藏在某個秘地療傷,誘敵來犯的類似假象,更是多次施展,屢試不爽。

    隨著先頭部隊的屢屢斷戟沉沙,來襲敵人的戰力漸次升級,越來越超過云揚所能應付的范疇,蟒九唯恐出現意外,直言送云揚離開,他之所謂送離開,自然就是直接撕裂空間,不再興戰。

    云揚直接否定之,反而再導新篇,再設新局——

    云揚讓蟒九躺在某地,做重傷狀,然后,作為大陸英雄的云揚好心上前施救,卻被倒落在地的老人乘隙偷襲重傷……

    然后……后續劇情可以想見,在這樣的前置條件,那些希望云揚死的人,但凡是知道了這一信息的,怎么可何能不乘機出手?

    只可惜,他們的出手,全都終結于云揚逃至蟒九身邊,蟒九突然出手的一瞬間,至少在那一瞬,那些來截殺云揚高手們的臉上表情,全都是難以形容,駭然無盡的!

    任何情報上都顯示,這小子就是獨往獨來;怎么就多了一個圣人打手?

    這人是從哪里來的?

    多了個幫手還在其次,可是這幫手是個圣人強者這就是太詭異了!

    這樣的高手,整個天底下滿打滿算,全部都加載起來,一共也就得兩只手的數量吧;怎么會突然在這里冒出來一個?

    蟒九出手,自然是所向披靡,無有錯漏;而負責善后的云揚,將敵人盡數全部干掉,絕無留情。

    而這個滅殺過程,云揚始終都是不發一語,不做一聲的,更加不會問什么姓名。

    既然立場迥然,注定分剝生死,那就只看實力,問何名字。

    哪怕你是圣人,是人類最強守護,但若然要殺我,仍舊只得生死有命富貴在天,豈有留手留情。

    蟒九愈發的無語起來。

    我是一個圣人強者,天罰圣地之主;如此崇高的身份,卻被你今天當做了打手,明天當做了幫兇,還要客串乞丐小偷流浪漢,還有故作重傷的偷襲者,一會一個樣,一天一個新身份……

    這個樣子讓我很崩潰的好不好!

    我只是客套一下,你幫了我們大忙,需要老夫做什么你隨便說;但誰能想到你竟然是這么不客氣啊!

    現在用到我的時候已經變成直接喊一聲:“來啊……”

    連個‘蟒老’都不叫了。

    不用我的時候直接就是:“去吧……”

    這……叫什么事兒!

    人與人之間的起碼尊重呢?!

    “我從來沒想過攔著任何人的路,也不會主動干涉任何人的所謂大事;但現在是他們認為我攔住了他們的路,威脅到了他們的前途,因此對我動殺我,我又豈會束手待斃,更加不會手下留情。”

    “對于這種人,我不僅要殺,而且還要斬草除根的殺!”

    面對云揚的殺氣,即便如蟒九都有些心神震動。

    這一路過去,被云揚出手滅殺的圣君強者,超過了二十位,還有蟒九幫手搞死的高階圣君強者也有數人,這一路,端的是圣君血途,強者盡殤!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云揚,始終目光平靜,臉色平靜,似乎就是游山玩水過來的,連身上都沒有幾分煞氣,卻又是另一個奇葩事了。

    如此殺戮過去,身上居然不帶戾氣。

    血途終有盡頭,及至遠方終于出現人類城池的時候,蟒九終于松下了一口氣,可算是完成這一路護送了。

    最后的八千里,完全沒有人來截殺了,可云揚還是不斷的安排陷阱,不斷的讓蟒九配合,蟒九早已經崩潰,三觀不復,道心有缺。

    “云揚,你是不是……已經突破了一品圣君?”蟒九問了云揚一句話。

    “是。”云揚沒有隱瞞。

    他這一路死撐,之前更是能不借力就不借力,就是為了借助生死壓力突破自身極限,成功突破之后……當然要盡力利用可以利用的優質資源,最大限度的利用蟒九這件大殺器!

    蟒九沉默了一下,道:“我能問你,那個君字,你走的是哪一條路?”

    圣君圣君,一個君字,便是圣君的路;這個君字,無數人都在參悟,有些人,走上了君子之道,有些人,踏出了君王霸途,有些人,卻走的偽君之道……

    甚至這個字,非關高深修者,幾乎是與天底下任何一個人都是息息相關,每個人都能從這個字里面走出自己的道,屬于自己的道;但超過九成九的人,終生也難得踏入這個境界。

    每一份領悟,都是一種不同的道。

    蟒九當初為了這條道,一念執迷了三千年;不斷的問自己,我是什么道?我當做什么君?一條道走錯了,再選一條,再走,但無數次的嘗試下來,終究無能踏入,可望而不可即!

    終于有一天,他一朝頓悟,一步邁入了圣君之道;那一刻的歡喜,端的是無法形容,難以描述。

    而云揚……

    據蟒九所知,在圣君這一條道的大門口,滿打滿算也就只是停留了一兩個月的時候,這就走通了?

    蟒九有些不信,還有些擔心,不信云揚當真進境如斯,又擔心云揚是否走錯了道,一步歧途便是恨錯難返……

    一旦走錯,可就不是幾十年上百年能回的來的。

    云揚展顏笑道:“修行妙悟,各有心得,無謂敝帚自珍。我認為這個君字……他不是什么君王之道,也不是什么君子之道。他只是一個字,單單純純的一個字,那來得更多的含義,更加無涉左右我想要走什么道,如此而已。”

    蟒九瞠然以對:“啊?你這豈非是無視了‘君’字的存在,這……”

    縱然以他的修養,聽到云揚出人意表,道前人之未語之說,卻也情不自禁地露出了詫然表情,可說是心境受到了極大的沖擊。

    他實實在在的沒有想到,云揚竟然會踏出這么一條道!

    “一念驚覺之瞬,我的心境突然間豁然開朗,就只一個時辰的間隙,我成就了一品圣君,也是從那天之后,咱們的對敵方案才大大變化的啊!”

    云揚笑了笑,云淡風輕的說道:“在我確認我確實突破之余,更有一點聯想,那所謂圣君之道,至少在剛剛有這條道路的時候,初衷并非如此,只不過是被后人誤解了而已。”

    誤解了……

    蟒九無言。

    “圣君是一條道,那么圣尊也是一條道,圣者,圣王……難道都不是道么?縱使是圣君層次,仍舊只是一個階位,更多的,我實在沒什么可說的了,更加沒什么可悟的。”

    云揚淡淡的笑著:“多謝前輩一路護送,咱們來日方長,再會有期。”

    蟒九還在茫然。

    沒什么可悟的?

    沒什么可悟的?

    可是……自古至今,有多少人在這一關前苦苦煎熬,有許多機緣不到的,甚至上萬年都沒有寸進,裹足不前地老死在圣君門檻之前!

    結果落到這家伙的嘴里,居然是如此的輕描淡寫,不屑一顧?

    “你一路過去……”

    蟒九本來要叮囑云揚行事要小心,要謹慎……但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這小子,實在是沒什么可叮囑的。

    他這一路走來,詭謀百出猶在其次;那小心謹慎,謹小慎微簡直已經是過了頭;任何算計,在這小子眼里,都是洞若觀火無所遁形,所謂埋伏,盡如虛設,盡入眼內……

    這樣的人,哪里還需要自己提醒什么小心?

    該小心的,該當是那些前來截殺他的人啊!

    蟒九大笑一聲:“老夫去也!”

    笑聲未落,蟒九的身子長空而起,化作了一道金芒,瞬間消失在天際,竟不再與云揚贅言告別。

    他堅信,他們必然還有再見的之日,云揚這種人,只要他自己不作死,無論如何也是死不了的!

    這一路只看那些與他作對的,不管什么修為,還不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云揚目送蟒九離去,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回頭向著已經走過的大山中急速飛掠而去。

    他現在迫切要找一個安靜的所在再閉關兩天。

    原因無他,仍是因為……突破了!

    只不過是這個突破,是指生生不息神功,這一路走下來,令到原本已經快要填滿的因果之氣,完完全全的湊夠了,甚至猶有幾分富余。

    綠綠在空間之中,又長出來了新葉片,下方的藕段亦再長大了一倍還多;云揚一直壓抑至今,便是等待現在沒有人在身邊的時候。

    云揚身形疾掠,急疾來到一處隱蔽的山腳位置,再三確認四下無人,一拳就將山腳下打出來一個洞,迅速的鉆了進去,隨即,身后無數的碎石傾瀉而下,數息間就將這一塊空洞堵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

    而剛剛才潛入的云揚,卻又徑自向下鉆了下去愈千丈之深淺。

    亦是到此際,云揚才開始打開神識空間。

    “啊呀呀……”

    綠綠歡悅的聲音如期而至,好似獻寶一般將自己的新生葉片伸到云揚鼻子底下。

    新葉片除了顏色還不夠深綠之外,其他的厚度,大小,甚至葉片上的絨毛和小刺,都與老葉片殊無二致,無甚差別。

    云揚仔細打量綠綠,發現綠綠除了又有葉片新生,下方藕段亦長大許多之外,本身體型也有增長,比之從前幾乎變大了一倍。

    還有整個神識空間,又再度大變樣了。滿目所見的無數靈藥,盡顯欣欣向榮,一片片的小精靈來回飛舞,滿心歡悅地在藥田里勤勞伺候,忙的不亦樂乎,卻是樂在其中。

    天空中,濃郁得好似實質的紫氣一遍遍的沖刷著這一片空間,周而復始,無止無休。

    現在藥田之廣闊,儼然一眼看不到頭,恍如無邊無際的大草原一般。

    只不過這大草原,全是靈藥靈植構成的。

    云揚一眼看去,反而感覺哪里有些不對頭,再轉頭,不由詫異了一下:“貌似這些小精靈多了很多?”

    綠綠一臉傲嬌:“啊呀呀……”連連揮舞藤蔓,一副等待云揚夸獎的樣子。

    “哦……”

    云揚心念電轉之間,明悟自生,空間中原本就有很多的靈藥已擁有足夠產生靈識的級數,只不過沒有契機激發;現在這幫小精靈進來,可說正好是一個催化劑,令到原本根基足夠的靈藥靈植靈性就此激發;而綠綠在這個過程中,自然是推波助瀾,是故空間里面不到一個月的功夫,便即多出來不下百萬數的小精靈……

    在這樣的變奏之下,靈藥之氣和生命之氣,比起之前多了數倍!

    云揚現在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現在自己的神識空間,不要說是普通人,恐怕就算是圣者級數的修者進來呼吸上一口,都會感到窒息:靈氛實在是太濃郁了!

    這樣的靈氛就算是比之東極天宮的靈氣,也要強盛過太多太多了!

    云揚仔細觀視空間靈田,但見每一塊藥田旁邊都有一個小水溝,緩緩流淌,那里面流淌的水流,分明是精純至極的靈氣液化,而天空中的靈氣,基本每隔一會兒,就會形成水滴落下來……

    單只是這些靈氣之水,隨便弄一小瓶出去,貌似就已經足夠普通山脈形成靈脈,供給一個尋常派門數代用度了。

    還有綠綠專門開辟出來的靈氣特別濃郁的所在,那些地方現在已經開始凝結成為一顆顆淡紫色手指頭大小的靈氣彈丸。一堆一堆的在那邊,發出淡淡的紫光。

    這些小小靈丸,內里面的靈氣甚至比極品靈玉還要純凈。
波克捕鱼千炮版官方版